标题: 华山派气剑之争的遐想, 唯物, 唯物、唯心,中庸之道,当代科学
性别:男-离线 紫冠道人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组别 羽林都尉
级别 破虏将军
功绩 82
帖子 721
精华 5 点
现金 8786 通宝
编号 7088
注册 2004-4-27


发表于 2004-9-9 12:55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华山派气剑之争的遐想, 唯物

唯物乎?唯心乎?
----华山派气剑之争的遐想(一)

有关于《笑傲江湖》里华山派气宗与剑宗的文章已经很多了,本也不想再写。但前一阵看《量子物理史话》,从其中的光的本质之争,最后归于所谓的波粒二象性,不知不觉的就跳到了哲学里的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去了。然后当脑海里华山派的气剑之争的情形一闪而过后,一下子就浮想联翩起来了,收也收不住。此系列文章从开写快一个月了,现在算是基本完成。写写停停,有些地方有点那么前言不搭后语的。

华山派武功自岳肃、蔡子峰两位活宝之后分为气宗与剑宗两派。一个重气,一个重剑,都认为自己是正途,谁也不服谁,最后是大大的自相残杀一场算是了结,终于有一个是正宗了,另一个则成了邪魔歪道。殊不知武学博大精通,概不是一个气或剑字能概括的,重气的岳不群与重剑的封不平都成不了武学大家。看了《辟邪剑谱》的一半就认为掌握了真理那也太小看天下武学了。

古往今来类似华山派气剑之争的现象又是何其之多呀。

物理学史上的光本性之争就很有意思,在托马斯.杨的双缝干涉实验之前,牛顿的光芒之下光的波动说显得非常的无力。但自19世纪初那个著名实验之后,经一系列科学家的努力到麦克斯韦电磁理论的建立,光的微粒说要到20世纪初的光电效应实验之后才有所抬头。但随着20世纪量子物理学的发展光的微波之争就消于无形了,我们中学物理最后就只能用一个光的波粒二象性来搪塞了事,因为到后来的东西,无论是“薛定谔方程”还是“不确定性原理”,不管是“薛定谔的猫”抑或“量子自杀实验”等都已经远远超过了光的本性之争所涉及的范围。已经不是同一个境界的东西了。(上述的内容,见《量子物理史话》(这个写得很精彩,绝对值得一读))。
科学史上除了上述的那种争来争去发现天外有天之事还有很多,只是其他的没有光本性之争这样有戏剧性而已。

不但武侠小说,科学殿堂上有如此对立而统一之事,现实生活中类似之现象也是屡有相见呀。
以前在CSDN上看到过有关于程序员分“气宗”与“剑宗”的贴子(一时找不到),写得也是比较的精彩。
重气之人一般都喜欢从大到小,从内到外,一幅高屋建瓴、居高临下之感。学东西喜欢从基础的基本的开始,在繁杂的各种文档中一步步的去发掘宝藏,先知其所以然,再知其然。但这个基础的基本的东西在我们现代分工如此之细的情况下,有很多并不会派上显赫的用场,而且现代都市如此之飞速的生活节奏也不允许你去一步步的去探寻。所以出去闯“江湖”还是得带把剑出去舞舞才行。
重剑之人则做事情以从小到大,从外到内居多,也很有一种洒脱自如、意气风发之状。做东西倾向于“先行主义”,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各种各样的技巧把东西弄出来再说,以后再一步步去完善,先知其然,后再知其所以然。但玩技巧玩花招在当今这个飞速发展的行业里,很快就会发现稍不留神你的技巧就会成为昨日黄花。新的技巧会从新的工具与语言里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马上就会使你手忙脚乱。光拿把剑在外面舞舞看来也是不灵光的,两下就断了,有时还是得回家练练气。
所以大凡高手也如武林中人一般是要内外兼修的,而且何时把气练到几分,把剑练到几分都是有讲究的。此种之人于内对各处特性了如指掌,于外对各种巧艺烂熟于胸,在各论坛称为“大侠”的是也。

人的EQ与IQ从某方面来讲也象是气与剑了。
EQ是基础,没有这个东西人跟猴子没什么区别了,武林中人没有内功就只能舞剑弄枪甩大刀去买艺了。但如果你不想成为什么千载难逢的大科学家,我想只要不太白痴还是能在这个世上立足的。如果你不想成为什么武林中呼风唤雨的人物,当然也不用去练那种名经著谱了。
没有IQ好象难以成事,要不然所谓的“智能机器”真的会有所作为了(尽管现在无所作为,我一直认为以后也是无所作为的)。古语常说成大事者怎样怎样,预大谋者怎样怎样,说的也是这个事实。不过呢,因为大多数人的“气”都差不多,这个“剑”这个时候就显得重要了,所以这个年头关于IQ的书是到处可见,如果加上那种擦边的可以用泛滥成灾来形容,大有剑宗压倒气宗之势呀。

哲学上的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又是一个气剑之争的典型。
唯物主义认为,“物质”是这个世界、这个我们所在的宇宙的终极存在,一切的东西都是从这个“物质”中来的。我们的意识,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情感,还有一切我们用我们的“心”去感知的东西,在唯物主义看来都是人的大脑的产物,抑或是人的身体上某种物质的产物。但“物质”这东西实在太实了,而人们认识的东西虚的又很多。在近代以前,在科学水平不是很高的上古时代,唯物主义是有点吃不开,信奉这个的有时还有点性命之忧。
不过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唯物主义拿到了威力强大的武器,开始一步步的反击,目前大有一举压垮唯心主义之势(至少在中国是这样啦)。
在微观领域,那些各种各样的夸克啦,数不清的用希腊字母命名的粒子啦,什么弦、超弦啦,那些太高高在上点,人民大众不太有深刻的体会,最有名的呢当数原子弹了。给你来一个,不管你上帝保佑、安拉显身、佛祖显灵,也不管你如何昭昭穆穆,都难逃这天地之劫难呀。
在个体上来讲,现代科学从分子生物学的水平上用各种糖、氨基酸、嘌呤及嘧啶来解释我们这个万物之灵,什么DNA、基因、克隆什么的大家都耳熟能详了。至于这么多的杂乱的小东西如何组织成有序的个体,科学家们还有新武器在等着我们,分形、混沌、耗散结构、非平衡态热力学等等。
在最最宏观的地方,虽然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地方,但科学家们愣是在广义相对论的基础上建立起一套理论来。宇宙的起源虽然有很多的学说,但无论那一种,它所构建起来的大厦都是很宏伟壮观的。
在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科学带给我们的都是极具震撼的。虽然现在有很多现象科学无法解释,如量子科学领域那些数不胜数的粒子的奇异行为,宇宙深处那些神妙莫测的天体的来龙去脉,人们生活中碰到的奇观异景,人类大脑奇思妙想的源泉根基,但唯物主义者坚信上述问题总是能有克服的一天的。不过人类知道得越多,不知道的也越多。唯物主义解决问题的办法好象就是不断的扩大问题。唯物主义对终极存在这个问题的看法实际上是“不存在终极”,“物质”实际上是它的一个藉口。

唯心主义在终极认识上是与唯物主义相对立的。它认为“意识”是第一性的,所谓的“物质”只是意识所创造出来的一种幻影。我们所在的这个宇宙完全是我们的意识(或是意识的载体,上帝之类的神)的创造物。我们所面对的一切的背后,一切的定理、定律和规律的背后都有一个我们所不能认识的“存在”在支配着。“我思故我在”是此种认识的最完美的概括。在现代科学蓬勃发展以前,唯心主义一直有很大的市场,当它与世俗力量的结合后使它在与唯物主义的争斗中是立于不败之地,夺得了压倒性的优势。
但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千百年来唯心主义建立起来的优势在短短时间内就烟消云散了,而且有时好象还进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现在一提起唯心主义在有些场合好象就是“愚昧”,“迷信”的代名词。但人类千百年来的思辨成果不太那么容易退出就历史舞台的,而且也是不应该就此退出的。
实际上科学是一把双刃剑,既能为唯物主义所用,也能为唯心主义所用。因为物质是实的,而意识是虚的,所以两者对科学手段的运用务必是不同的。“实”的需要证明其处处存在,而“虚”的只要没被证明处处不存在。人类对宇宙的认识的圈子是越来越大,但其不认识的东西也是越来越多,这个处处存在的范围是越来越多,但要证明处处不存在的范围也是越来越广。

唯心主义对唯物主义的最大优势是其有一个确切的“终极存在”。上面说了,唯物主义虽然也有一个“终极存在”,但其“终极”只是一个幌子,实际上是没有终极,因为它的“终极”无所不在。所以唯心主义先天就有一种居高临下之势,显得很高贵;而唯物主义则很平,很实。在双方的争斗中其实唯物一方总是处于一种攻位,而唯心一方总是处于守位,唯物攻的结果是把唯心的那个“终极存在”不住的往上推。
由此看来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双方之间是不会有胜者的。任何一方都无法打败对方以统治整个哲学界,就象气宗与剑宗任何一派都无法独步武林一样。

[ 本帖最后由 风使 于 2008-6-4 20:54 编辑 ]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紫冠道人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组别 羽林都尉
级别 破虏将军
功绩 82
帖子 721
精华 5 点
现金 8786 通宝
编号 7088
注册 2004-4-27


发表于 2004-9-9 12:57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心物之外
----华山派气剑之争的遐想(二)

上面讲到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之间的较量有如气剑之争永远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胜者。两者从不同的用度来认识这个世界,而且都想排斥对方,历史上也的确是争得你死我活,但双方都无法从根本上打到对手的核心地带以致命一击。
那对我们这个世界及宇宙的认识除了传统的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外我们还有什么的选择呢?

既然千百年来两个家伙你死我活的吵了这么久也没有个结果,当然就有劝架的喽。有一种观点就说,你们都不要吵了,物质与意识都是基本的好不好。争这么起劲干什么,你们俩都是天地之主,万物之尊。物质与意识是这个世界平行的两个方面,都是不可或缺的,物质产生不了意识,意识也产生不了物质。这样的观点哲学上好象叫二元论,典型的和稀泥。
现实中在双方争得面红耳赤的时候,这样的劝架方法一般都是吃力不讨好,在这里也是如此。要知道“天无二日,民无二主”,你这来一下说大家都是尊,都是主,好象是谁也不得罪,可是呢把谁都给得罪了。唯物主义者认为你是唯心主义的卧底,唯心主义者认为你是唯物主义的间谍,最后弄得是无家可归。在华山派气剑之争的时候如果你搞二元论,“只怕过不了半天,便已身首异处了”(这是岳不群的原话)。
物质与意识的分裂带来了一个问题,就是对“人”的认识。在现代科学的光环下,“人”具有的物质性无论如何也是无法驳倒的(唯物主义虽然在这里目前还是有很大的难题);而“人”这个神秘的个体同时又是唯心主义产生的沃土与发源。二元论在这个问题上刚开始就有点王顾左右而他,后来实在是熬不过,竟然煞费古心的弄出了一个“上帝”出来,被唯物主义指责为对唯心主义“偏心”。而“人是什么”、“我是谁”这样的问题千百年就是双方争论焦点所在,也是一直困扰着大家的基本问题。二元论现在把这个“我”分裂成物质的“我”与意识的“我”后,也必须在这个问题上拿出一个可以令双方信服的回答,方可让大家休战。但传统的二元论(后来会讲到非传统的二元论)在这个问题上陷入了困境,看来此路不通。

看来劝架不好劝呀,要把它们拉开是比较难的了,怎么办呢?既然拉不开,就把它们合起来吧。有种观点认为物质与意识其实本质是相同的,它们之间在最终上是一致的,它们之间的不同只是一种假象。物质与意识组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物质与意识只是它们在不同地方,不同情况下的一种形式显现。这叫整体主义的观点。
争了半天,原来是自己人呀,何止是自己人呀,原来是“自己”,镜子里的“自己”与镜子外的“自己”争,我说怎么争了半天都不明所以呢?你说镜子两边的人争会争出点明堂来吗?
当年华山派气剑二宗为什么想不到这一点呢,气剑二宗的分歧本来自于对《葵花宝典》的不同理解,而岳肃、蔡子峰两人都只是看了《葵花宝典》的一部分,这种情况下出现不同理解是正常的(出现相同理解才不正常),为什么不把他们的不同理解汇合起来呢?以此开创华山剑法,岂不是独步武林呀。不过这《葵花宝典》也真太难了,要气剑二宗那些庸才想破脑袋也是想不到最后的结果是要“挥刀自宫”的(天才也想不到)。但即使一时想不出“挥刀自宫”的道理,也用不着那样的拼得你死我活呀,要怎么说华山派上下没有一个人物呢,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这整体论的劝架本领是比二元论要高明一点了。但物质与意识二者之间是如此的不同,要它们一夕之间就结合在一起好象有点困难,怎么看怎么别扭。一时半会是不会有问题了,但如果不能有根本性的东西来证明二者是同本共源的,那过不了多长时间双方又会热火朝天的打起来的。当年华山派气剑二宗也许刚开始也是能和平相处的,只是这个“挥刀自宫”的原理没有什么奇人能够想到,后来才开始兵刃相见的吧。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看来是没有解决之道了,总不能看它们长此以往的打下去吧。只能来更绝的了,有一种观点走得更远,它首先认为物质与意识是不同的,没有象整体论那样把二者合二为一,承认两者的对立是必须的,但同时它并不认为两者之一是基本的,它认为它们都不是基本的。物质与意识都是从更深层面的“存在”进化出来的,这个更深层面的“存在”既不是物质的也不是意识的。在前沿的科学家那里这个“存在”有一个名字:宇宙量子真空的零点能量场,叫ψ场。有本书(《微漪之塘----宇宙进化的新图景》)上把这叫做“进化论”(此进化不是达尔文的那个进化论,比那个要广义得多)。实际上这个可以认为是改头换面过的二元论。
这下可好,劝架劝不住了,那就让它们打吧,在旁边冷嘲热讽一下,你们两个争什么呀,你们都不是本,不是根,你们是从另一个更根本的东西衍生出来的。而那个更根本的东西跟你们二者中的任一个都不相同。这一次更要命的是还用上了科学的武器。这下完了,整体论者还把二者视为本源,认为二者只是不同的表现形式,是镜子两边的人而已;进化论已经把二者降格了,说二者都不是本源,在这二者之上还有更高级的存在。搞半天,千百年来打架的是自己的两只手而已,自己的左手与右手在打,原来练双手互搏练了几千年。
不过这种冷嘲热讽的方法要慎用,稍不注意就会伤及自身,这是必须要有实力作保证的,否则结局会比和稀泥的还惨(华山派气剑二宗斗法的时候,如果用这种方法要让他们停下来,哼哼,先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吧,让气剑二宗合斗你就好玩了)。那个“进化论”的提出全书从宇宙、量子、生物、意识领域的各种未解的难题出发上,构建了一个新的理论框架,以期来说明宇宙是进化的宇宙(这可以说是多宇宙学说的另一个变种了),全新地认识了当前我们所说的物质与意识,提出了一系列的猜想。很多东西都有待于科学的脱胎换骨的进步,新的科学的革命的来临。这个进化论要撼动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今天忽然想到这个二元论的变种最后的结果会不会又无疾而终,只是把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的争斗提高一个层次而已)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紫冠道人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组别 羽林都尉
级别 破虏将军
功绩 82
帖子 721
精华 5 点
现金 8786 通宝
编号 7088
注册 2004-4-27


发表于 2004-9-9 12:58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怎一个“唯”字了得
----华山派气剑之争的遐想(三)

世界是什么、我们人是什么、我是谁?这个宇宙、这个我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来这儿,以后会到什么地方去?对于这样的问题,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从不同的用度给出了截然不同的回答。但无论是从目前,还是放眼遥远的将来来看双方都无法从根本上对上述问题给出终极的答案,而且任何的第三方给出的回答目前来讲都还不具有显赫的说服力。
但千百年来这场现在不会有,将来也不会有结果的争斗是何其的猛烈,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也还会是这样。什么导致了这种无结果无胜者的争斗会如此的腥风血雨呢?问题出在双方的这个“唯”字上,真是怎一个“唯”字了得。

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这样的叫法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作为一种哲学思考,这样的叫法本身就有问题。妄图以一种至高无上的东西,临驾于万事万物之上来作为人类以及这个世界的终极,并且排斥别的存在,这种思想本身就是“霸道”(任何“霸道”的思想都是不科学的)。后来出了辩证法,开始承认了另一方的地位,但主旨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改变。而且更要命的是,由于千百年来双方不住的争斗,无形中都已把对方当成为唯一的对手,任何非二者的观点都无法幸免被纳入到此二者的任何一方----第三条道路行不通。

华山派气剑之争,乃至最后同门相残也是为了一个“唯”字。学个武也还要纲举目张,要分清个正邪。气抑或是剑,总归一个是主,一个是从;一个是纲,一个是目。这两个东西居然是不能并列的,一个是正宗,另一个就是旁门左道,非要争得个你死我活,决不善罢干休,图个什么,不就是图个名份吗?
与华山派同时的五岳剑派,同是使剑的,同是练武的,也没听说过哪派会因为练武是应该偏重于哪方面而引起相争的。气剑乃一物两体,不能有什么偏颇,应该是相辅相成,作为武学大家两者都是不可废弃,即使一门派之中不可能人人都成为武学大家,但也没必要为这个而斗得不死方休吧。华山派虽然没出什么人物,但后辈之中我想对这个问题进行思考的人肯定是有的,但在后来那种气剑二宗剑拔弩张的情况下已经不容你有什么新的选择了。除非你是不世之奇才,能以千古之魄力压服二宗使其彻底停止争斗,否则任一华山之人都无法超脱于此气剑之争之外。
从上可以看出华山派气剑之争的本质实际上并不是武学之争,而是门派之争,不是气剑二宗,而是气剑二派,争的是谁能够坐在这座华山上发号施令。只有争得那个“唯”,争得那个名份,才能发号施令。这样就对此争所用手段之鄙卑、结果之惨烈不以为怪了。
因为争的是那个“唯”,并不是武学上的气与剑,你要搞第三条道路,在武学之争上是可以的。但在争那个“唯”的时候,你搞第三条道路就意味着你也要参与争那个“唯”,是作为第三方参与争那个“唯”。这也就能理解为什么你在哲学上搞二元论,最多也就被扔几个臭鸡蛋,挨几块砖头而已;而在华山上搞二元论就要“身首异处”了。
《笑傲江湖》里刘正风一家灭门也还不是一个“唯”字在作怪?左冷禅固然是心狠手辣、包藏祸心,但如果不是因为大家都有“正邪不两立”这样的概念,怎么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那种惨祸呢?江湖中这种“唯”字作怪的事是不一而足啊,不例举了。

江湖江湖,实际人类世界也是一个江湖,“唯”在此也是无所不在,只是有些地方表现得比较明显,有些地方表现得比较隐晦,有些方面“唯”得较深,有些方面“唯”得较浅而已。好人与坏人,君子与小人,敌人与朋友,东方与西方,南方与北方,进攻与防守,激进与保守,还有很多不说了。反正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古古今今,中中外外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紫冠道人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组别 羽林都尉
级别 破虏将军
功绩 82
帖子 721
精华 5 点
现金 8786 通宝
编号 7088
注册 2004-4-27


发表于 2004-9-9 12:59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为“中庸之道”正名
----华山派气剑之争的遐想(四)

人类几千年来所争的很多问题要么毫无结果,要么有时虽有结果,但这个结果实际上已经背离了问题本身,而可怕地是这种简单的“背离”常常带来的是事与愿违的后果。任何一方都妄图彻底打倒它的对手(们)取得绝对的优势以主导领域的发展,但结果这种无对手的环境会使系统步入死寂的状态,系统的进一步发展务必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来打破既有的平衡,而且系统剧烈震荡的结果常常只能是建立起另一个静态的平衡来让下一个对手来打破。
可人们常常不能认识到(有时能认识到,但难做到)实际上有对手的存在无论对已还是对整个系统来讲都是有益的。混沌是系统发展的源泉,适度的混沌也是系统发展的动力,更是自身发展的鞭策。无疑这种以相对优势来取得领域的主导要更令人称道些。
但这种动态平衡下的系统显然比静态平衡要难驾驭,任何微小的扰动势必不能象在静态之下那样的就消于无形。蝴蝶效应的存在使已经处于优势的一方(或企图处于优势的一方)在将来没有信心控制整个系统的情况下,常常为了一已之私就采取简单、愚蠢而又极端的手段来取得主导以使系统进入静态平衡。

局中之人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具有偏向还在情理之中,可很多时候局外之人看待一些问题也总是带有简单的倾向性,有时候这种倾向性还很严重。排除各种客观原因,在主观上都是因为大家都没有意识到“中庸之道”是认识事物、解决问题的最高境界。这个最高境界如此的不盛行,一方面是因为“中庸之道”这种看待事物的方式很难把握;另一方面是受近代以来科学思想的影响,经典科学理论的确定性、实证性、分析性本身与“中庸之道”是背道而驰的。实际上人类社会在上个世纪所遇到的及现在都还存在的很多问题,都是深受近代经典理论影响所致(科学与哲学及各种人文学科的思想是互相影响渗透的)。

“中庸之道”这种认识事物的方式一直以来总是与中国的很多传统一起被批判,在人们的脑海里这都快成了中国文化的万恶之源。可惜批判的人本身对“中庸之道”所蕴含的智慧根本就是没有洞察,他们手中所持的武器也是不怎么的高明----近代以来对中国传统的批判的通病。我们不能用风水先生来否定风水学,不能用瞎子算命来否定八卦,不能用江湖郎中来否定中医,不能用八股取士来否定科举,不能用程朱理学来否定孔孟之道。同样我们也不能用那些腐儒的所作所为来否定中庸之道的智慧。
对一个复杂的事物看待我们总是用一个硬币的两面来讲道理,讲究“一分为二”(好象辩证法如此说)。可中庸之道比之还要更进一步,让我们来看看“太极”这个图案,太极由阴与阳组成,两者之间用了一条曲线来划分。为什么用曲线不用直线呢,这里就体现了中庸之道的智慧,因为阴阳之间并不是泾渭分明的,古人那会还无法制作很复杂的图案,否则放在现在的技术环境下肯定还会用上渐变来表现----整一个混沌(后面还会讲到混沌)。

要说堕入气剑之争之人有气剑何从的问题是被“唯”给蒙住了眼睛,那已经超脱于气剑之争之外的人如果也有气剑何从的问题那就是不懂“中庸之道”了。不说岳不群此人的品德问题与政治水平问题,单说他在令狐冲用剑鞘破了“无双无对,宁氏一剑”后的大发雷霆就可以看出此人之修为不敢恭维。实际风清扬的修为也不怎的,虽然没有念念不忘当年的气剑之争,但向令狐冲授剑时也是强调“剑”的作用多点(当然主要是剑易速成,当时就是要速成),只是最后到了独狐九剑的“破气式”才从侧面“强调”了“气”的用途,自己不是内家高手要破人家的气又从何谈起呢?
武学之气剑,何为主,何为从,何为主,何为辅;何时用气,何地用剑;气用几分,剑用几分,固然要以“中庸之道”来处之。用兵之道亦然。
唐太宗说,孙子十三篇,唯虚实二字。可这个虚实要以“中庸之道”来处之。“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奇正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哉!”不以“中庸之道”持之孰能常胜之哉?奇正相兼是一种中庸之道;“归师勿掩,穷寇莫追”也是一种中庸之道;可有时归师可掩,穷寇可追,这种“归师可掩可不掩,穷寇可追可不追”又是一种中庸之道。至于何者为正,何时为奇,何者可掩,何时可追,那就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了。

武学与兵法太过玄乎,说说现代点的。
现代足球讲究攻守平衡,这也是“中庸之道”。攻守是比赛的两个方面,用什么来平衡一支球队的攻守,靠中场,所以现代足球比赛都很重视对中场的控制与争夺。“比赛不过攻守,攻守之变,不可胜穷。攻守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哉!”哼哼,把《孙子兵法》上的那段话换一换同样有效。从“中庸之道”的角度来看攻守平衡比全攻全守要境界高一点,攻守平衡强调“平衡”,而全攻全守强调“全”,它只强调攻守整体,不象前者那样强调攻守二者之间的变化关系。
攻与守要平衡,攻本身与守本身也要平衡。单调的进攻手段是谈都不用谈了,但即使有丰富的进攻套路,如果进攻没有变化那也常常是无功而返的多呀。在球场上正兵成奇兵,奇兵换正兵颠来倒去的变才能使对手防不胜防。真可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又绕到兵法上去了,谁叫它球场如战场呢)。进攻方讲中庸之道,防守方也讲中庸之道才行呀。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兵水一起来,那就只能将土一起上了,兵多将多,水少土少。何多何少,“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晕死,又绕回来了)。
足球场上是这样,篮球场上又何曾不是,内线还是外线,联防还是盯人。排球场亦然,二号位、三号位抑或四号位,无论强调哪一点都是大错而错的,更何况还有一个轮转。

讲“中庸之道”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对他人的一种尊重。世间之是非,有如兵形之虚实、兵势之奇正。甚至从这里可以发展出“民主”概念,那为什么中国文化没有发展出民主概念呢?完全是没有坚持真正的中庸之道的结果嘛,中国文化自宋以后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了。有点匪夷所思,越说越远了,就此打住。

万事万物皆有“度”,度满谓之盈,盈盈谓之亏。此盈则彼亏,彼亏则此盈。唯有七分盈,才能常为盈;攻七守三才能常为攻,守七攻三才能常为守;内七外三才能常为内,外七内三才能常为外;七善三恶才能常为善,七恶三善才能常为恶(这两句好可怕,但事实如此,善善不能持,恶恶也难久)。
何处为七分?唯有心自知(又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呀,这句话几乎无所不在了)。
可见“中庸之道”实乃人类认识世界万事万物的最高境界。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紫冠道人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组别 羽林都尉
级别 破虏将军
功绩 82
帖子 721
精华 5 点
现金 8786 通宝
编号 7088
注册 2004-4-27


发表于 2004-9-9 13:00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中庸之道”与当代科学
----华山派气剑之争的遐想(五)

大千世界万事万物无穷无尽,以前说丁是丁,卯是卯。现在用中庸之道的说法,丁是丁与卯,卯是卯与丁,说的什么与什么呀,有点乱七八糟的。这个世界好乱呀。可世界本来就很乱呀,难道我们的世界是很简单的?奥卡姆剃刀只是一种人类认识世界的手段,并不是世界本身。我们必须清楚一点我们的世界是复杂的,是一种混沌,只有复杂的世界才孕育出生命,对复杂世界的认识只能以“中庸之道”来认识,在这里确定性被抛弃了。
“确定性被抛弃了”这样的话要是放在以前一定会被斥为大逆不道,但上个世界的科学发展早已经把“确定性”等一系列的经典概念一次次的撕裂了。量子力学的发展把拉普拉斯妖从微观领域里赶跑了,非线性数学、非平衡态热力学及复杂性系统的研究让拉普拉斯妖在宏观领域里也呆不住了。(当然当代科学发展并没有否定经典理论,只是指出它只是一种理想状态,只是一种近似的模拟,这种模拟历史已经证明解决了人类很多的问题,以后也将一直为人类所使用,但这种模拟面对一些复杂问题时是无能为力的)。必然性与偶然性的辩证关系现在不单单存在社会科学里,科学家们已经把它引入了科学中了,当然这种偶然性又不是绝对的偶然性不是天马行空,科学家们对一些系统的发展能预见到分岔的存在,但无法预知在分岔处系统会往哪发展。
人类社会也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非常非常的混沌,很多事情无法去预知(否则社会学家与经济学家也不用建立一个又一个的模型试图去解释了),在这种错综复杂的世界里如果我们用确定性的思维,用线性的简单思维去思考问题难道不是非常凶险的吗?所以“中庸之道”不但没有理由没赶走,而且要成为一种认识世界,特别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准则。

人类社会各个学科的思想是互相影响渗透的,还记得社会达尔文主义吗(现在还有很大的市场)。当代科学的发展当然也影响着一些对人类社会发展的思考。
现摘录《复杂性中的思维》(Thinking In Complexit  [德] 克劳斯.迈因策尔)一书中第七章《关于未来、科学和伦理学》第3节的一段话(希望能增进对“中庸之道”的理解):

QUOTE:
7.3复杂性、责任和自由

    近年来,伦理学已成为吸引力不断增加的主题,工程师、医生、科学家、管理者和政治家等各种人物对此都很感兴趣。引起这种兴趣的原因是不断增长着的环境、经济和现代技术问题、责任问题以及越来越多的警告,还包括对于高度工业化世界的批评的接受越来越少。但是我们必须意识到,我们的伦理行为标准并非从天上掉到地面来的,也并非是由某种神秘的巨大权威所诏示的。它们已经发生了变化,并将继续变化下去,因为它们植根于我们的社会文化世界的进化之中。

    在人类社会的建模中,我们决不要忘记,这里面对的,是其中有着意向性活动的人的高度非线性复杂系统的自参照性。在社会科学中,有一种特殊的测量问题:对社会行为进行观察和记录的科学家自己也是他们所观察的社会系统中的成员。政治选举中的民意测验统计的效应,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再者,社会的理论模型可能具有规范性功能,会影响其成员的未来行为。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是19世纪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它试图把人类社会的发展解释成一种生物进化的线性延续。实际上,这种社会理论激发起来一种粗暴的意识形态,它为历史上的社会、经济和种族的胜利者进行的无情选择披上合法的外衣。今天,有些时髦的是,用自组织的生物模型使基本民主和生态经济的政治思想合法化。但是,自然既不好也不坏,既不爱好和平也不穷兵黩武。这些都是人类的评价。经历了多少个百万年之久的生物策略,是以无数群体和物种——由于基因缺陷、癌症等等——为代价的,因此从人类的观点看,其间充满着其他种种残忍。它们不可能为我们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提供伦理学标准。

    在本书中,我们已经看到,历史上的生命、精神和社会模型,往往都是依赖于历史的自然概念和历史的技术标准的。特别是,线性的机械论因果现,在自然、社会和技术科学史上曾经是占支配的范式。它还影响了伦理规范和价值,对于它们的理解不能脱离产生它们的历史时代的认识论概念。认识论和伦理学的历史的相互关联性,并不意味着任何种类的相对主义和自然主义。对于科学理论和假说,我们必须把它们的历史的、心理学的发明和发现的内容,与确证和有效性的内容加以区分。甚至人权也有其意义变化的历史发展。黑格尔曾经主张,人类史可以被理解为“向自由的发展”。因此,在我们讨论一种复杂的非线性世界中的伦理后果时,我们需要简要回顾一下伦理标准的历史发展。

    伦理学如同逻辑学、认识论、科学哲学、语言哲学、法哲学、宗教哲学等,是一门哲学学科。历史上,“伦理学”一词可以追溯到古希腊语中的nuo&,它原意是指习惯和实践。起初,伦理学被理解为关于道德习惯和风俗习惯的学说,目的是教会人们怎样生活。伦理学的中心问题也就是去发现一个好的道德准则,以忠告人们如何更好地生活,更正当地行动,以及更合理地决策。古希腊追随苏格拉底的哲学家们已经讨论了其中的一些基本概念。柏拉图,这位苏格拉底的学生,把苏格拉底对于更好地生活的探索推广为对于最大的善的普遍理念的追求,这种理念是永恒的、独立的历史生活,隐藏在短暂的、不断变化的物质世界背后。

    亚里士多德批评他老师的永恒价值学,认为它忽视了真实的人类生活。在亚里士多德看来,善、正义和理性的有效性都涉及政治社会(城邦)、家庭和个人之间的相互作用。城邦中正义的实现涉及自由人的自然利益的比例或平衡。幸福就是人的最大的善,它的实现是按照城邦和家庭的自然习惯和实践而成功地生活。显然,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概念与他的有机自然观相适应,他的自然中充满着植物、动物和人类的生长和成熟。

    在古希腊城邦解体以后,伦理学也就需要一种新标准框架。在伊壁鸠鲁的伦理学中,强调了个体生活、行动和感情的内在平等,而斯多葛派的伦理学则强调所有人的自然实现的外在平等。在基督教的中世纪,永恒价值的等级则是由神的世界秩序来保证的。在近代初期,普遍接受为伦理学基础的神学框架的解体时机就成熟了。

    笛卡尔不仅仅主张一种机械的自然模型,他还主张一种以科学理性为基础的道德系统。巴鲁赫·斯宾诺莎推导出来一个理性主义道德公理体系,与确定论的、机械的自然模型相呼应。因为人们相信自然规律与理性规律的一致,人的自由也就仅仅意味着按照理性的确定论规律而行动。最大的善,也就是指理性对于质料性人体的情感的支配作用。霍布斯捍卫一种机械的自然观和社会观,但是他却怀疑人类的理性。政治规律和习惯都只能由集权的“绝对君主”来保证。最大的善是和平,即是处于某种极权主义国家的不动的、最终的平衡。

    洛克、休谟和斯密的自由社会,则可以理解为类似于关于可分离的力和相互作用着的天体的牛顿模型。在美国和法国革命中,个体的自由被当作一种自然权利。但是在一个确定论因果关系的机械论世界中如何来论证个体的自由呢?甚至自然事件也不过是线性因果链的结果,原则上不可能从运动的力学方程中推导出来。只有人类才被假定能够自发地、自由地作出决策,激起因果行动链,而不受外部环境的影响。康德把这种人的特征称作“自由因果性”。

    人们不受任何一个人的意见和愿望的支配,只有可以为所有人接受的忠告才被看作是合理的。用康德的话来说,只有那些被普遍接受的“准则”才可以被看作是普遍的道德规律。这个正式的道德普遍性原理,是康德的著名的理性范畴规则:我们的行动应该遵从这些规则,它们被正当地看作普遍的道德规律。个人的自由受到他(或她)的邻居的自由所制约。在另一处著名表述中,康德说,人作为一种自由动物不应该被误解为侵犯别人利益的工具。因此,除了受确定论规律支配的机械论自然界,还有一个具有自由和道德规律的内部理性世界。康德的自由伦理见解,已经融进了所有现代宪法国家的正式原则中。

    但是,在真实的政治和经济世界中自由规律如何才能实现呢?在工业化的最初阶段,英裔美国人的功利主义伦理学(源于边沁和穆勒)要求对个人的幸福作出评判。多数人的幸福被看作是最大的伦理学的善。与康德建议的正式的个体自由原理不同,功利主义的幸福原理可以被解释为对于它的物质性完善。在美国宪法中,它被明确地解释为自然人权。功利主义的哲学家和经济学家把对于幸福的要求看作一种收益函数,即以优化的最小代价来实现多数人的最大福利。这种功利主义原理已经成为福利经济学的伦理学框架。

    现代哲学家例如约翰·罗尔斯就认为,功利主义原理与康德的伦理普遍性要求结合起来,有助于实现现代福利政治中的公平分配的需要。从方法论的观点看,功利主义的伦理的、政治的和经济的模型相应于一种自组织的复杂系统,其中具有单个的平衡不动点,由社会收益函数的优化来实现,与实现多数人的物品的公平分配相联系。

    显然,康德的伦理学以及英裔美国人的功利主义都是判断我们的行动的规范要求。它们可以为个体所接受,也可能不被接受。黑格尔主张,个体的主观的伦理标准是历史中的客观的历史过程的产物,是由社会的组织体制来实现的。因此,他把社会中个体的主观道德和主观理性与组织的客观道德和客观理性进行了区分。历史上,黑格尔的以市民社会的现实的习俗和道德为基础的伦理学,使我们想起亚里士多德的现实的古希腊城邦的伦理学。但是,亚里士多德的社会秩序是静态的,而黑格尔假定了一种国家及其组织体制的历史进化。

    从方法论的观点看,值得注意的是,黑格尔已经把个体的微观水平与社会及其组织体制的宏观社会进行了区分,宏观水平不仅仅是其中公民的加和。而且,他把社会的进化描述为并非由单个个体的意向性和主观理性所决定的,而是由集体理性的自组织过程所决定的。然而,黑格尔相信的是一种颇为简单的进化模型,其相继的平衡态导致了一个最终的不动点,这个不动点是由一个公平的市民社会的吸引子所实现的。黑格尔以后的真实的历史过程表明,他的自组织的、以理性的历史力量推动人类社会到最终公平态的信念,是一个危险的幻想。众所周知,他的模型由右翼和左翼的极权主义政治家所修改和滥用。

    弗里德里希·尼采抨击了这种客观理性信念以及作为唯心论意识形态的永恒伦理价值的信念,指出它们与真正的生活力量不相符合。尼采的生命哲学受到达尔文进化生物学的影响,它在19世纪末已经成为一种流行的哲学。尽管尼采已在他的著述中批判了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但是他对生命和生存斗争的胜利者的颂扬却在我们这个世纪的政治中被严重误用了。然而,他另一方面表明了从自然科学中借用的概念影响了政治和伦理思想。

    在我们这个世纪,马丁·海德格尔继续了尼采的虚无主义以及他对现代文明的批判。在海德格尔看来,人类的技术进化是一种没有任何取向的自动作用,这就忘记了人和人性的根本基础。如海德格尔这样的哲学家,不可能也不会改变或影响这种进化。他仅仅有容忍这种强加的命运的自由。但是,海德格尔是以什么方式来反对技术文明而不只是屈从、听天由命并逃匿到某种没有技术的、历史上从未存在过的田园诗式的乌托邦里去呢?看来,这是对于自然和社会中的拉普拉斯万能计划和普遍控制能力信念的极端反动。

    本书中已经讨论过的复杂系统方式的伦理学后果是什么呢?首先,我们必须意识到,复杂系统理论不是一种形而上学的过程本体论。它也不是一种传统哲学意义上的认识论信念。这种方法论的原理,对于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中建构非线性复杂系统的模型,提供了一种启发性的图式。如果这些模型不能够进行数学处理,其性质不能够进行量化,那么我们得到一种经验模型,这样的模型也许与数据符合,也许不相符合。而且,它力图在奥卡姆剃刀的意义上最小程度地运用假设。因此,他是一种数学的、经验的、可检验的和有启发性的经济的方法论。而且,它还是一种跨学科研究纲领,结合了多种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不过,它并非一种传统哲学意义上的伦理学信念。

    然而,我们的自然和社会的复杂性非线性过程的模型,对于我们的行为却具有重要的影响。一般来说,在一个非线性复杂现实中,线性的思维方式是危险的。我们已经认识到,传统的自由概念是以线性的行为模型为基础的。在这种框架中,所有事件都是某种明确定义的起始原因的结果。因此,如果我们采取一种线性的行为模型,那么对一事件或结果的责任就显得是唯一地决定了。但是,由局部的亿万自私的人们的非线性相互作用造成了全球性危害的情形又怎样呢?记住,作为一个例子,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良好均衡的复杂的生态和经济的系统。由于生态混沌可以是全球性的、不可控制的,一些哲学家例如汉斯·琼纳斯就主张,我们应该停止一切可能引起某些未知后果的行动。但是,我们却决不可能预见一个复杂系统的长期发展。难道我们因此应该后退到海德格尔那样的屈从态度上吗?问题在于,无所事事并不能必然地稳定一个复杂系统,却可能将它推进到另一种亚稳态。然而,对于复杂系统作出短期的预测则是可能的,例如在经济学中是可以作出努力来加以改进的。

    在一个线性的模型中,人们相信结果的范围类似于它的原因的范围。因此,一个该受惩罚的行动,法律上的惩罚就是按照受损程度的大小来进行。但是,微小涨落的蝴蝶效应,最初不过是某个人、某个群体或某个公司引发的,最后却导致了某种全球性的政治和经济危机,对此又该怎样办呢?例如,考虑管理者和政治家的责任,他们的失误可能引起数以千计或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的灾难。

    人类的生态的、经济的和政治的问题都已经成为全球性、复杂的和非线性的问题,传统的个人责任的概念也就让人怀疑。我们需要的是新的集体行为模型,它们依赖于我们有着种种差别的一个个成员及其见解。个体的决策自由并没有被废弃,但却要受到自然和社会中复杂系统集体效果的制约,从长期看复杂系统是不可预测和不可控制的。因此,只有个人的良好愿望是不够的。我们必须考虑它们的非线性效果。全球的动力学相图提供了在一定环境下的可能图景。它们有助于实现合适的条件,去促进所希望的发展,并防止有害的发展。

    例如,电子化的全球村可能意味着一种对于个人自由的严重威胁。如果在巨大的通信网络中容易获得公民的信息并对其进行评判,那么就必须老老实实地承认,这有被利益组织滥用的危险。如同在传统的物品经济学中,可能出现信息的垄断,而不利于其他的人们、阶级和国家。例如,考虑前面讲到的“第三世界”或“南方”,其信息服务系统没有那么发达,它们在一个全球性的通信村中就可能得不到公平的机会。

我们的医生和心理学家必须学会把人看作心和身的复杂非线性事物。线性的思维可能有损于作出成功的诊断。医疗中采取局部的、孤立的和“线性的”疗法,可能会引起负向的协同效应。因此,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复杂的医学和心理学情形进行建模必须要保持高度敏感性并谨慎从事,以治愈和帮助病人。复杂系统探究方式不可能给我们解释生命是什么。但是它向我们表明,生命是多么复杂和敏感。因此,它可以帮助我们自觉意识到我们生命的价值。显然,对于政治学、经济学、生态学、医学以及生物科学、计算科学和信息科学的伦理学,从复杂系统理论可以得到一些结论。这些伦理学结论强烈地依赖于我们关于自然和社会中复杂的非线性动力学的知识,但是它们并非是从复杂系统的原理中推导出来的。因此,我们并不捍卫任何的伦理学自然主义或还原主义。城市发展、全球生态、人的器官或信息网络的动力学模型,都仅仅是提供了有不同吸引子的可能图景。问题在于,我们应该评价出,哪个吸引子应是我们在伦理学上所偏爱的,并通过实现合适的条件而有助它的实现。伊曼努尔·康德在3个著名的问题中概括了这些哲学问题:
     我们能够知道什么?
     我们必须去做什么?
     我们可以希望什么?


    第一个问题涉及认识论,关系到我们的认识的可能性和限度。对于自然和社会的非线性动力学,复杂系统理论解释了我们能够知道什么和无法知道什么。一般说来,这个问题要求进行科学研究,以改进我们关于复杂性和进化的知识。

    第二个问题涉及伦理学和对我们的行动的评价。一般说来,这个问题要求我们,在处理自然和社会中高度敏感的复杂系统时保持高度的敏感性。我们既不要冒进也不要后退,因为冒进以及后退都可能推动系统从一种混沌态变到另一种混沌态。我们既要谨慎也要积极,遵从进化中的非线性和复杂性条件。在政治上,我们应该意识到,任何一种单向因果性都可能导致教条主义、狭隘偏执和狂热盲信。

    康德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我可以希望什么?”这涉及最大的善,传统上宗教哲学中是作为summum bonum(最大的限度)来讨论的。初看起来,它好像是超出了复杂系统理论的范围,复杂系统理论只允许我们在长期问题上导出某种总体图景,在特定条件下作出短期预测。但是,当我们考虑人类的长期的社会文化进化,人们为之奋斗的最大的善就获得了他们个人生命的尊严。这并不依赖于个体的能力、智能程度或由偶然的出生带来的社会优越性。它是一种人们在历史的斗争中的自决定的自由行动。在复杂性不断增加的继续进化中,我们必须尽力保护最大的善。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紫冠道人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组别 羽林都尉
级别 破虏将军
功绩 82
帖子 721
精华 5 点
现金 8786 通宝
编号 7088
注册 2004-4-27


发表于 2004-9-9 13:04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貼完了,
上述文章最初在我的BLOG上寫的,今天把它貼過來。
從(一)到(五)斷斷續續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因為上班是不能寫這種東西的,下班也總不能全部時間花在這上面吧,只有想起來寫幾筆,所以跨度特別的大)
全文寫得有點前言不搭後語的說
精华帖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琼斯

Rank: 3Rank: 3Rank: 3
组别 士兵
级别 仁勇校尉
功绩 2
帖子 178
精华 0 点
现金 6410 通宝
编号 16589
注册 2004-8-29


发表于 2004-9-9 15:42 资料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写的很棒,当读完为“中庸之道”正名后,就对楼主的观念不敢苟同。由“中庸之道”联想到做人做事。做人也好做事也罢,首先要有自己的立场和原则。怎么可以在对与错之间另劈一条捷径哪?所谓的“中庸之道”无非也就是和事佬为人处事各打五十大板。这样的人我想在很多情况下都不会得到很多人的认可。是非也好对错也罢,你的立场是什么?其实无所谓是对是错,但你至少应该有自己的立场,否则和墙头草又有什么区别那。做人做事难道不应该是非分明明确自己的立场吗?

还是那句:写的很棒!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紫冠道人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组别 羽林都尉
级别 破虏将军
功绩 82
帖子 721
精华 5 点
现金 8786 通宝
编号 7088
注册 2004-4-27


发表于 2004-9-9 17:20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在BLOG也有人提到“立場”這個詞。

其實如果從另一個角度來講,立場是一種靜態的概念。是一種靜態的觀點在看問題。
一個人對事物的看法是要有自己的是非曲直,有立場原則,這是對於某個“點”來講,對於自己來講。
但對於一個不斷變化中的系統來講,對於同樣要面對這個系統來講的大家來說,你不能用你的是非曲直來衡量別人。
中庸之道就是在這個層面上講的。

立場原則沒有錯,錯在這個立場原則上升到至高無上的地步。這對系統來講是一場災難。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superzz_0
(传说中的懒人)

魏郡公兴德军节度使

Rank: 21Rank: 21Rank: 21
柱国(正二品)
组别 节度使
级别 骠骑将军
好贴 1
功绩 874
帖子 8611
精华 4 点
现金 31001 通宝
编号 2940
注册 2003-12-6
来自 上海
家族 轩辕狼党


这样的文章应该精哦,我看小说时候就偏向气宗的观点,长大嘛,更加如此,因为我偏向唯心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紫冠道人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组别 羽林都尉
级别 破虏将军
功绩 82
帖子 721
精华 5 点
现金 8786 通宝
编号 7088
注册 2004-4-27


发表于 2004-9-10 10:34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UOTE:
原帖由superzz_0于2004-09-09, 17:47:32发表
这样的文章应该精哦,我看小说时候就偏向气宗的观点,长大嘛,更加如此,因为我偏向唯心

我是現代二元論者,
二元論者都被唯物者指責為唯心的。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弓骑步
(现代视觉文化研究会会长)

齐郡公枢密直学士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柱国(正二品)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骠骑将军
好贴 1
功绩 1248
帖子 9333
精华 21 点
现金 162608 通宝
编号 43
注册 2003-8-20
来自 京师
家族 现视研


嗯,某家也是气宗的。  内功是一切武学之源,难道不对?
精华帖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KYOKO
(★御姐控★)

唐国公
荆南节度使
★★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柱国(正二品)
组别 节度使
级别 大将军
功绩 1454
帖子 65355
精华 0 点
现金 1666 通宝
编号 32
注册 2003-8-19
来自 BWL


发表于 2004-9-10 13:4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这是楼主的毕业论文吗?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紫冠道人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组别 羽林都尉
级别 破虏将军
功绩 82
帖子 721
精华 5 点
现金 8786 通宝
编号 7088
注册 2004-4-27


发表于 2004-9-10 14:08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UOTE:
原帖由KYOKO于2004-09-10, 13:40:30发表
这是楼主的毕业论文吗?

非也,畢業都已經好幾年了

俺當年的畢業論文,論壇上沒幾個人能看得懂
精华帖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joyfang

Rank: 1
组别 百姓
级别 在野武将
功绩 0
帖子 21
精华 0 点
现金 -117 通宝
编号 17773
注册 2004-9-16


发表于 2004-9-16 16:21 资料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重气重剑都有偏颇
精华帖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苏小蛮

Rank: 4
组别 校尉
级别 奋威校尉
功绩 16
帖子 103
精华 1 点
现金 7073 通宝
编号 8635
注册 2004-6-26


发表于 2004-9-16 22:5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紫冠兄当年的没有人看懂,这个也看得我两眼发花,唉~可怜我这一代宗师~弓公不要偷偷笑~~~
精华帖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马岱

衡山郡王知枢密院事

Rank: 27Rank: 27Rank: 27Rank: 27Rank: 27Rank: 27
上柱国(正一品) 轩辕春秋年度最佳(怡情岁月区)
组别 经略使
级别 大将军
好贴 31
功绩 2443
帖子 19416
精华 29 点
现金 98039 通宝
编号 10
注册 2003-8-20
来自 深圳


发表于 2004-9-17 19:04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UOTE:
问题出在双方的这个“唯”字上,真是怎一个“唯”字了得。

这句话说得很不错,道理如果认到“唯”这种程度就多半就有问题,中国人向来喜欢在**理论的指引下,殊不知只有根据实践总结的理论才是正确的,而以后的进程又会不同,再拿来指引,通常就会出现问题。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关毛
(人间的祸害)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组别 羽林都尉
级别 骠骑将军
功绩 121
帖子 9903
精华 0 点
现金 3727 通宝
编号 15525
注册 2004-8-14
来自 南秦州仇池郡
家族 轩辕狼党


嗨~!
国人不信马列,导致信仰危机,唯心主义死灰复燃~!
关毛心痛万分~!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紫冠道人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组别 羽林都尉
级别 破虏将军
功绩 82
帖子 721
精华 5 点
现金 8786 通宝
编号 7088
注册 2004-4-27


发表于 2004-9-20 10:23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UOTE:
原帖由马岱于2004-09-17, 19:04:55发表

这句话说得很不错,道理如果认到“唯”这种程度就多半就有问题,中国人向来喜欢在**理论的指引下,殊不知只有根据实践总结的理论才是正确的,而以后的进程又会不同,再拿来指引,通常就会出现问题。

這個東西不只是中國人這樣,其實大家都差不多。只不過在中國由於其實方面的影響,這個問題表現得比較強而已。

這種“唯”的思維的根源其實就是在二十世紀以前經典科學理論的深刻影響所致,當時的所有社會學理論都深深的刻上了這個烙印。

時至今日亦然。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紫冠道人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组别 羽林都尉
级别 破虏将军
功绩 82
帖子 721
精华 5 点
现金 8786 通宝
编号 7088
注册 2004-4-27


发表于 2004-9-20 10:26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UOTE:
原帖由关毛于2004-09-19, 18:19:28发表
嗨~!
国人不信马列,导致信仰危机,唯心主义死灰复燃~!
关毛心痛万分~!

先不說唯心與唯物孰是孰非問題。

中國人的信仰危機恰恰是過分(注意是過分)信馬列所致。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god_wolf

Rank: 4
组别 士兵
级别 牙门将军
功绩 5
帖子 521
精华 0 点
现金 6514 通宝
编号 6045
注册 2004-3-16


发表于 2004-9-20 13:05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好文好文.鞭辟入里,不过发在武侠区似有明珠乱投之嫌.
还是一句话:"精彩!"
精华帖
顶部
性别:女-离线 韩曦雅

北地郡主太中大夫

Rank: 6Rank: 6Rank: 6
组别 轩辕郡主
级别 牙门将军
好贴 4
功绩 117
帖子 584
精华 5 点
现金 7994 通宝
编号 25623
注册 2004-11-24


此文类似于从心理学和广义的佛学知识角度去论述佛经之意义,专业则专业而,却无法谱广。而将笑傲里的一种斗争一起上升到唯心的高度时候,人物的内心纠葛变成了一种理论的论述,以己度文是一种很难让武侠好者认同的态度。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紫冠道人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组别 羽林都尉
级别 破虏将军
功绩 82
帖子 721
精华 5 点
现金 8786 通宝
编号 7088
注册 2004-4-27


发表于 2005-11-18 16:12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提上去,
唯物唯心的东西,版主帮转到“我思我在”去的。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东方未明
(传说中的大侠)

潇湘侯监造使中大夫

Rank: 16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征西将军
好贴 12
功绩 419
帖子 4933
精华 2 点
现金 3134 通宝
编号 119
注册 2005-5-26
来自 杭州
家族 古墓派


发表于 2005-11-18 16:2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OK,遵从楼主意思
精华帖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凝望云涛

柳泉侯光禄大夫

Rank: 12Rank: 12Rank: 12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前将军
功绩 677
帖子 1717
精华 26 点
现金 839 通宝
编号 42595
注册 2005-7-8
来自 魏武故乡
家族 古墓派


发表于 2005-11-18 17:2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气剑、表里、心学理学、阴阳、刚柔......
精华帖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乱指

Rank: 5Rank: 5
组别 校尉
级别 护军
好贴 1
功绩 10
帖子 470
精华 0 点
现金 9737 通宝
编号 45913
注册 2005-8-18


发表于 2005-11-19 08:37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这个本来就应该在我思的

我曾写过一篇纯武侠理论的《论华山剑气分宗》

和这篇完全是两个风格。

没想到可以从武侠想到这方面

佩服楼主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五袋石果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组别 校尉
级别 前将军
功绩 17
帖子 1712
精华 0 点
现金 4348 通宝
编号 39495
注册 2005-5-24


发表于 2005-11-19 09:1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Q
牛顿之前的西方科学界那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热闹得很。牛顿的三大定律横空出世之后,马上一统江湖,万马齐黯,以至于在1900年的世界物理年会上有人说,此后的物理学家所能做的只是小数点之后几位数的工作而已。幸好那时有个“光速实验”这个乌云盖顶,后来出现了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科学界又热闹起来。时至今日,英国的科普作家霍先生又想统一理论。
精华帖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白衣赵子龙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组别 校尉
级别 右将军
功绩 10
帖子 1039
精华 0 点
现金 10176 通宝
编号 40495
注册 2005-6-8


发表于 2005-12-1 19:5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气宗和剑宗好像还扯不到唯物和唯心吧。
姑且的牵强附会的把他们牵扯到唯物和唯心上去说,感觉是很不合理的说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紫冠道人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组别 羽林都尉
级别 破虏将军
功绩 82
帖子 721
精华 5 点
现金 8786 通宝
编号 7088
注册 2004-4-27


发表于 2005-12-5 13:02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UOTE:
原帖由白衣赵子龙于2005-12-01, 19:50:49发表
气宗和剑宗好像还扯不到唯物和唯心吧。
姑且的牵强附会的把他们牵扯到唯物和唯心上去说,感觉是很不合理的说

所以叫遐想呀。
气剑作为一个引子,最后扯到当代科学来了。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Phil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组别 校尉
级别 右将军
功绩 32
帖子 1196
精华 0 点
现金 7738 通宝
编号 38683
注册 2005-5-9


发表于 2005-12-5 14:18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楼主洋洋大作,实在是能写,佩服一下。

但是笼统地谈论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似乎不太透彻,要知道,用“唯物/唯心主义”这个名字的,有很多种思潮,光是马克思主义里头,就有“实践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等说法。

所以,个人感觉楼主这篇东西,涵盖面是很广,但是却只是泛泛而谈,而且是在没有实质掌握两个“主义”的本质而言的。

尤其楼主提到的“唯”字的问题,我觉得这根本只是用词问题,唯物主义的浅显定义,就是认为物质是世界的本原,物质第一性,精神第二性的思想观点。所以,并非所有的唯物主义都“只尊”物质,忽视精神的,只是要说明精神是针对物质的,而不是“无中生有”的。而现代和辩证唯物主义这一唯物主义的主力军对抗的,是唯心主义长期以来的主力军,即客观唯心主义。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对穿肠

Rank: 4
组别 士兵
级别 裨将军
功绩 3
帖子 311
精华 0 点
现金 7607 通宝
编号 20543
注册 2004-10-31
来自 江北吴地


发表于 2005-12-5 14:37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作者从武侠入手,写出了哲学文章。人在武侠,心游哲学。
有水平的也应该从金庸古龙中读出哲学来才对。


精华帖
顶部

正在浏览此帖的会员 - 共 1 人在线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23 06:13
苏ICP备11088966号 轩辕春秋 2003-2015 www.xycq.net

Powered by Discuz! 5.0.0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1.12320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轩辕春秋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