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原创]花落花开, 第一章
性别:男-离线 弓骑步
(现代视觉文化研究会会长)

齐郡公枢密直学士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柱国(正二品)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骠骑将军
好贴 1
功绩 1248
帖子 9333
精华 21 点
现金 162608 通宝
编号 43
注册 2003-8-20
来自 京师
家族 现视研


[原创]花落花开


第一章(回目待拟)


   历来一说到江南,就无非是“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好像这千里水乡处处都是锦簇也似的花花世界。其实江南最多的还是数株桑树下掩碧波池塘,田间小路上闻醉人稻香的农家风韵,较之杂花、群莺一类的媚人春光,分外叫人欣然。行人走的驿道两旁多的是这样的景致,只是驿道之上人匆马急,整日里黄埃散漫,又如何有心情品鉴身边这些东西呢。
   不远处的驿道旁有一株老槐树,虬根错节,望上去着实有些年岁了。其下有人搭了个凉棚,一则方便往来行人,二则在里面卖卖凉茶,也讨个生活。
   卖茶的是一老一少祖孙俩。爷爷姓祁,是附近槐树村的人,年纪七十上下,花白胡子,行动倒还算利落。孙女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荆布裙钗,出落得还算清秀。这祖孙俩在此卖茶也有几年了,来来往往的客人看见过不少,倒还没遇到过像今天这位客人一般出手阔绰的。
   祁老头捧着手中沉甸甸的一锭二十两重的元宝,既惶恐不安又喜不自胜地看着孤零零地坐在凉棚里的客人,猛地一醒,忙吩咐孙女道:“秀儿,快点,快点泡茶,送到那位爷的跟前去,还有点心,捡几个个大肉多的包子。记住,动作快些。”秀儿也正立在一旁愣愣地看着元宝,听见吩咐,忙不迭“哎”的应了一声,泡茶拿点心去了。祁老头把元宝往怀里一揣,打着笑脸来到客人跟前,道:“客官,对不住,小地方没什么招待的,你对付着用用。”
   这个客人约摸三十岁上下,瘦长脸庞,眼睛张得不大开,却透出一股精明劲儿来,衬得整个人也阴沉多智。他看着祁老头,微笑道:“老人家,你不用这么忙。我不是说过了么,只不过在你这里休息一会儿,也不大想吃什么。就来壶凉茶好了,味道淡些。”祁老头忙点头应承下来,急急下来仔细吩咐秀儿。
   客人静静地坐在位子上,一言不发,只是望着老槐树出神。秀儿提着茶壶上来了,满满斟了一大碗,推到客人面前。她见客人并不喝茶,只是一个劲儿地望着老槐树发呆,笑道:“客官,这株老槐树是我们这儿方圆几十里年岁最大的呢。听老人家说还是什么舜帝种的,有八百多年了。”客人扭头看看秀儿,端起茶“咕咚”一口喝了个精光,笑道:“要真是舜帝手栽,可不止八百多年,得有两千多年了吧。这么大株树,怕不是已经成了精呢。”说完“哈哈”大笑起来。秀儿也浅笑一声,随即满满地斟上一大碗凉茶,推了过去,便又提着茶壶站在桌子旁边,道:“是听人说这株老槐树怪灵验的,先前村里的柯大叔他们每年都要来这里烧香请愿呢。喏,那就是他们弄出来的。”她一努嘴巴,客人扭过头去,只见老槐树根部有一处地方分外的黑,想来便是香熏的了。
   秀儿在这里招呼久了,嘴巴很是伶俐,当下便道:“客官,你怎么不跟它请个愿呢?保佑你发大财,做大官。”客人哈哈笑道:“你这么个小丫头也知道升官发财的好处么,只不过…”他话音一顿,脸色也阴沉下来了,缓缓道:“只不过世事如棋,又岂能尽随人意?”沉默片刻之后,客人瞟了身旁如坠五里雾中的秀儿一眼,不禁破颜笑道:“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他环顾了身处的这个凉棚一眼,向秀儿问道:“你叫秀儿是吧,你和爷爷怎么会到这儿来卖茶的?”秀儿双眸蓦地一暗,垂首道:“家里的地被桂老爷收回去了,爷爷没法子,就带着我到这儿来卖茶。”客人眉头微皱,道:“你爹娘呢?他们…”他突然一顿,脸上闪过一丝悔色。秀儿眼圈一红,却不说话。前头两人谈得高兴时,祁老头也过来了,看见孙女逗得客人开心,便立在一旁没吱声。这时他开口了,哑声道:“孩子爹娘七年前得病死了,要不桂老爷也不会把地收回去了。严总管说我们祖孙俩一个老,一个小,种地也交不出租来,不如租给别人家里人多的。”客人沉吟半晌,道:“你说的桂老爷就是三年前辞官的前礼部主事桂名世?”祁老头摇头道:“什么主事我弄不明白,桂老爷先前在京城里做大官倒是没错。”客人道:“这儿有多少地是他家的?”祁老头想了想,道:“怕有三四千顷吧。”客人微微一震,诧异地道:“小小一个礼部主事,如此豪富!”低头想了想,不禁释然,说道:“也是,本朝士子出身世家的不少,家财殷实,亦不足怪。桂名世不过小巫而已。”言罢,他兜头将一大碗茶灌个精光。
   祁老头捅捅秀儿,小姑娘一惊,忙将茶碗满上,垂手侍立一旁。这时驿道上远远地却又过来一队人马。祁老头道声失陪,忙赶出门去。
   半晌,那队人马走近老槐树了。约摸五十多人,押着六七辆车子,看架势是走镖的。在每辆车子上都插着一杆杏黄旗,上面画着一只张翅的雄鹰。不少镖师都看见这个凉棚了,顿时喊声大作道:“少爷,总镖头,歇会儿吧!”“是呀,兄弟们都累死了!”一个燕颔虎颈,环眼虬髯的中年人猛地一勒缰绳,回头喝道:“鬼叫什么!该歇,不会硬让你走。”他扭头朝旁边一个锦袍少年低语几声,锦袍少年点点头。中年人便又回头喝道:“好了,歇会儿!牛君扬,你那组人先别进凉棚,看着车子,待会儿再轮着你们进去。”一个长相古怪的汉子怪叫一声,道:“倒霉!兄弟们,咱们先看着车子。”听声音,他就是那个吵得最凶的人。他说完之后,一伙人轰地应声,纷纷下马,立在车子旁边。锦袍少年和中年人却干净利落地翻身下马,进了凉棚。
   祁老头早已恭候在凉棚门口,此时忙连声问好,将这两位显然是这队人马的首领的贵客让进凉棚深处的一张桌子。他擦擦桌子,笑道:“客官,你们坐。小地方没别的,就只有凉茶、肉馅包子,你们不要嫌弃。”锦袍少年笑道:“出门在外,谁管这些?老人家,有什么我们吃什么。”中年人咧嘴一笑,道:“少爷,你甭说大话。前些日子你住的都是百年的老字号,这个可是路边摊,全然不一样的。”锦袍少年一撇嘴,哂道:“邢大舅子,你不要拿我当二世祖。我好歹以前也和宫总管一块儿去过杭州,不是那种一昧窝在家里,只知道下馆子、听曲子的公子哥儿。”言罢,他向祁老头道:“老人家,其他的你甭管。茶先沏上一壶,包子就拿上…”锦袍少年仔细盘点了一番随从的人数,道:“就拿上两百个吧。”祁老头一怔,立时笑道:“客官,小地方没有准备这么多包子,我立马现做,也只能弄出八九十多个来。就是茶,要一桌一壶,水怕也有些不够呢。”锦袍少年闻言一愣,不及说话,邢姓中年人在一旁笑道:“少爷,算了吧。这种路边摊平日里没几个客人,哪儿准备了这么多东西呀。”他朝祁老头笑道:“老人家,你把剩下的包子都弄上来好了,茶沏几壶就是几壶,我们自己凑合着用。”祁老头笑着点点头,连声应是,急忙退下去了。
   邢姓中年人朝锦袍少年爽朗一笑,道:“少爷,今个儿露怯了不是?甭不认,你江湖阅历还是太浅,所以老爷才让你到外面走走。‘世事洞明皆学问’,不是什么都能在书中学到的。”锦袍少年俊脸一红,笑道:“高先生也不是没跟我讲过这些,我都晓得。不过,…”正说话间,秀儿提着茶壶过来了。她拿过茶碗,满满地斟上了,推到锦袍少年面前,笑道:“客官,请用茶。包子马上就来。”锦袍少年看了秀儿一眼,笑道:“江南之地果然好一派明山秀水,才养得出如许佳丽。一个卖茶的小姑娘,竟比我们府里的丫鬟强得多。”秀儿俏脸陡然羞红,心想道:“这位少爷真是,真是…。不过,他凭什么叫我小姑娘?我看他也不过十七八岁年纪罢了。”邢姓汉子笑道:“少爷,你甭臊人家小姑娘了。”锦袍少年作诧异状,道:“没有呀,我说的都是大实话。”他朝秀儿笑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秀儿垂首道:“我爷爷叫我秀儿。”锦袍少年点点头,道:“好名字,灵秀外露,人如其名。秀儿姑娘,你和你爷爷在这里卖茶有多少年了?”秀儿抬起头来,盯着锦袍少年,长长的睫毛掀了掀,道:“有七年了。”锦袍少年仿佛不经意地问道:“这里附近有什么山贼吗?”秀儿大奇道:“客官,你开玩笑吧。我们这里几十年来从没闹过山贼,一直都安宁的很。”锦袍少年嘻嘻笑道:“你别紧张,我不过随便问问。”谈笑间,他附在邢姓中年人耳边低语道:“邢总镖头,既然这里附近没有山贼,我们昨天得的那张素笺是什么意思?”邢总镖头沉吟片刻,摇头道:“我也闹不明白。总之,留书人是友非敌,这是幸事。我们一路上小心些就是了。少爷,依我看那边座位上的客人就有些邪门。”他口中说着,目光却不往那个早已坐在凉棚一角的客人投去。锦袍少年瞟了一眼,道:“待会儿让他们精神着点。”那个客人却似乎并不大留意这边,只是一个人喝着凉茶。

   秀儿已经离了这桌,去别的镖师那里招呼了。进来的镖师、趟子手约摸二十多人,由一个既瘦且黑的高个子镖师带头。看情形,他和那个长相古怪的牛君扬似乎是邢总镖头的两个副手。牛君扬此刻正领着另外的二十多人在凉棚外面看着车子。他看看凉棚里面,突然冲着高个子镖师嚷道:“顾长风,你小子快点呀,也让兄弟们进去歇歇。”顾长风一扭头,对牛君扬笑了笑,道:“谁让你先前作仗马之鸣的?你安心等着,爷们吃饱了,喝足了,自然会替下你的。”牛君扬当下恨得牙痒痒的,破口大骂道:“顾竹竿,你小子是猴拉稀——坏了肠子了。老子明白告诉你,先前欠你的钱,老子不还了。”顾长风若无其事地笑道:“你敢!你只要欠我一个铜子儿不还,,我立马告诉大嫂你在外面养小的事。”
   邢总镖头听着两人越说越不像话,眉头一皱,喝道:“牛君扬,顾长风,安静些。不说话,没人当你们是哑巴。”本来已经嘻嘻哈哈里外闹作一团的镖师、趟子手一下子噤声了,默默地或喝着凉茶,或看着车子,牛、顾二人也相视无言,只是对着作了个鬼脸。邢总镖头冷哼一声,道:“顾长风,你那组人出去替下他们。牛君扬,不要老是唠叨,做做事又不会脱层皮。你难道白吃老爷家的饭不成?”牛君扬吐吐舌头,扭头朝身旁的镖师、趟子手大声笑道:“兄弟们,该咱们歇歇了,进去吧。”一伙人又轰地答应了,蜂拥而上,挤进凉棚来。顾长风无奈地摇摇头,站起身来。
   邢总镖头看着进进出出的镖师、趟子手,猛地喝道:“动作麻利些,不要像个老太太似的。”他目光一转,只见驿道上又过来一队人马,远远地就听见哀声动地,其中还不时夹杂着一两声尖声痛呼。白幡蔽日,煞是壮观。恰在这时,对面也过来一队人马,锣鼓喧天声中,四五台软轿在几匹高头大马的拱卫下晃晃悠悠前行。眼见得是赴任的官员携着家眷,带着师爷、书办一大帮子吃闲饭的,声势倒也吓人。看情形,两队人马在大槐树下撞个正着是迟早的事。不少镖师、趟子手登时都站在原地,等着看热闹。(此处欠生动,计划中还有一段,待增)
   果然,两队人马都已经看见了对方,在老槐树下隔得远远的就停下来了。一番商议之后,各自派了一人上前交涉。送葬的一边是一个身形佝偻的中年人,应该是死者族内有身份的长者,赴任的一边则是一个师爷模样的人。两人走到一处,中年人作了个揖,脸上挂着一副谦恭的笑容,道:“这位师爷,你看今日这件事弄的真是不巧。不过,好说歹说,死者为大,你看你们那边是不是可以让让?”说着,他递过两张银票来,道:“当然了,人情是不能少的。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贵上那边也请师爷多多美言几句。”师爷原来一脸不耐烦的神情,哪儿知道一瞟之下,竟是一张一百两,另一张一千两的龙头银票,登时改容相向,一把抓过,揣入怀中,笑道:“这件事我得问问东家,你稍候。”掉头急急去了。中年人笑容顿敛,面带一丝不屑,看着师爷在第一顶软轿的轿窗旁边低语良久,将银票递了进去。
   不多时,轿帘拉起来了,一个缙绅打扮的留鼠须的中年人跨了出来。他瞟了师爷一眼,一把将银票砸了过去,“嘿嘿”连声冷笑道:“好你个吴世基,收了人家的好处,就让你家老爷我给死人让路。门都没有!来人呀。”旁边一帮子壮汉轰地应声。鼠须中年人大喝一声道:“给我上,把这些拦路的乡下人统统赶开!”一帮子人顿时如狼似虎地扑了上去。送葬的一边看着情形不对,立时也是一伙麻衣人冲了上去。眼见一场大架避无可避,凉棚里外的镖师、趟子手都兴奋起来,叽叽喳喳个不停,间或有喝彩声响起。
   突然,邢总镖头一下子站起身来,狂喝道:“当心,后退!”话刚出口,软轿陡然轿顶一飞,棺材盖也蓦地不见了,利箭如狂风暴雨一般激射向毫无准备的镖师、趟子手。这时正值牛君扬、顾长风两组人换岗未毕,不少人都留在凉棚外面看热闹,猝起发难之下,登时惨呼不绝,大半镖师、趟子手胸带利箭倒地。一小部分侥幸躲过箭雨的人还未回过神来,身上早已着了无数刀,倒在大群随箭雨冲上来的麻衣人、壮汉脚下。
   “砰”的一声,邢总镖头拦腰抱起已经吓得目瞪口呆的锦袍少年,猛地撞破凉棚薄薄的墙壁,纵了出去。脚一点地,立时旋风一般向凉棚旁边的大片葵花地腾跃而去。慌乱中,他略回头瞟了一眼,牛、顾二人和六七个镖师紧紧地随在身后,那些麻衣人、壮汉却也追上来了。这些人默不作声地跟着,眼光冷漠,一如随在羊群身后的狼群,一起一落之间,俨然都是江湖上的一流好手。邢总镖头心中暗惊,脚下却愈发快了,抱着一个人兀自犹如旋风刮过,霎时间已经隐没在高可及头的葵花中。
   大大的葵花扑头盖脸地打将过来,邢总镖头当然没有什么感觉,他抱着的锦袍少年却一阵生疼,不禁低呼出声。此时此地却也顾不上许多了,邢总镖头一声不吭地抱着锦袍少年向葵花更深处掠去。四下里一片寂静,只有撞开葵花叶子的“簌簌”声不时作响。
   不多时,葵花稀疏起来了,前头透出汩汩的水声来。邢总镖头心中一喜,猛地一纵。锦袍少年只觉得心中一窒,人已经落在葵花地后的一块空地上。
   乍一落地,邢总镖头蓦地脸色大变。在河岸上严阵以待蹲着二十多名弓箭手,明晃晃的箭锋遥遥地指着邢总镖头和锦袍少年全身上下要害之处,只要动弹一下,二人怕不立时变成两只刺猬。想要逃走,那是万万不能。
   这时,身后猛地传来数声惨呼,想来牛、顾二人已是凶多吉少。邢总镖头一时进退不得,只好呆在原地。这些弓箭手倒也不发箭,只是死死地盯住二人。没过多久,身后蓦地传来一个冷森森的声音道:“邢牧野,多年不见了。”
   邢牧野将锦袍少年放下地来,慢慢地转过身去。身后已经站满了麻衣人、壮汉,虎视眈眈地盯住他们二人。说话的是那个装扮成赴任官员的鼠须汉子,脸带嘲讽的笑容看着邢牧野,目光一闪一闪,让人不由得心神不定。邢牧野强自镇定,微笑道:“恕邢某眼拙,敢问仁兄高姓大名?”鼠须汉子冷哼一声,道:“你邢总镖头执掌顺天镖局,风光无限,怎么会记得我这等小人物?”旁边那个佝偻着身子的中年人上前一步,来到鼠须汉子身边,狞笑道:“何必跟他废话,宰了拉倒!”那个叫吴世基的师爷也皱眉道:“二哥,夜长梦多。”鼠须汉子摆了摆手,道:“他一个人能弄出什么鬼来?笑话!今儿个死得让他死个明白。”他猛地向邢牧野喝道:“姓邢的,你可记得十七年前德州之事?”邢牧野心中盘算着脱身之计,顺口应道:“德州?”鼠须汉子咬牙道:“一点儿没错。十七年前,你还不过是德州的一个武举人,却为了讨狗官的好,杀了我大哥一门十三口!”邢牧野为谋逃生良策,心中犹如油煎,当下故作皱眉沉思状,道:“在下有些记不大清了。”鼠须汉子脸蓦地涨得通红,怒喝道:“记不大清了?好,我告诉你,我大哥叫索士奇,我们兄弟四人就是昔年名震江湖的‘四大寇’!”邢牧野其实早已料到,倒没有什么,锦袍少年心中却猛地一震。他曾经听家里养的门客历数江湖典故,对“四大寇”知之甚稔。这四个人昔年号令山东、河北、河南三省绿林,杀人劫货,无恶不作。官府数次派兵围剿,都被他们逃出生天,反而死了几位总兵。后来因为朝廷追捕甚急,四人从此在江湖上销声匿迹。
   邢牧野默察四周地形,实在已无生路,当下把心一横,冷冷地盯著鼠须汉子,道:“原来是霍东山霍二爷,另两位想必就是来鹤来三爷、杜英杰杜四爷吧,久仰,久仰。”他刚想上前几步,霍东山陡然大喝一声道:“别动!姓邢的,你甭想玩什么花招,爷们不是三岁娃娃!”邢牧野“嘿嘿”笑道:“动弹一下都不许?你们未免把邢某看得太高了吧。”他脸色一正,肃声道:“霍二爷,你说我杀你大哥一门十三口。没错,索士奇一门十三口都是死在我手中。可是,他们都是死有余辜,毫不足惜!”他话未完,霍东山眼中早已凶光大露。邢牧野仿佛没有看见,道:“索士奇为夺一块‘风水宝地’,一夜杀容庄上下六十多人;索妻善妒,先后虐杀侍婢十余人;索士奇长子杀其友而霸其妻;索士奇次子纵奴行凶,从中取利;索士奇三子食活婴肝脏;索士奇长女一言不合,毒杀公婆;索士奇次女通奸不遂,杀人全家;索士奇三女…”霍东山猛地大喝一声道:“住嘴!”脸上神色极是难看。邢牧野若无其事,正色道:“你想必也清楚我说的不是假话。索氏一门作孽太多,我不过是代天行罚。”他紧紧地盯着霍东山,道:“昨日索氏之结局,即今日诸君之镜鉴。何去何从,霍二爷,你可要想清楚。”
   霍东山眼中邪芒隐现,相貌陡然变得狰狞起来。锦袍少年本来在旁边听得热血沸腾,意气难平,也想痛骂那个没有见过面的索士奇几句,猛地看见霍东山这副样子,话还未出口又咽进肚子去了。却只见一旁师爷模样的来鹤冷冷地道:“是又如何?我们兄弟的事轮不到别人管!”佝偻汉子杜英杰也恶狠狠地道:“二哥,甭废话了。”一阵沉默之后,霍东山嘴角一翘,厉声笑道:“姓邢的,就算你今儿个舌灿莲花,也休想逃出生天!”他手一挥,身后的麻衣人、壮汉齐跨前一步来,纷纷拉弓搭箭,蹲作一排,箭锋对准了邢牧野和锦袍少年。两人被两排弓箭手围在垓心,只有闭目等死一途。邢牧野还好,锦袍少年却吓得脸色苍白。霍东山冷眼看着二人,道:“邢牧野,黄泉路远,走好。”他手一摆,一时万箭齐发,向垓心二人攒射而去。
   正在此刻,异变陡生。一口大水缸从天而降,向邢牧野和锦袍少年的头顶飞去,后发先至,转眼间已经近在咫尺。邢牧野反应极快,抱起锦袍少年,纵身一跃,两人立时缩进大水缸之中。只听得“当当”十数声响动,大水缸“扑”的一声覆在地上。霍东山、来鹤、杜英杰三人齐地一惊,纵身向前扑去。忽然一个黑影从葵花地中飞了出来,手一挥,三根漆黑的针带着“嘶嘶”破风之声分袭三人。三人忙不迭地向旁边一闪。那个黑影已经掠过三人头顶,一足点在大水缸上,大水缸一下子飞上半空。他一拉躲在底下的二人,随即又是一脚蹬在下坠的大水缸上,大水缸又“呼”的一声向霍东山三人飞去。那个黑影猛地又一个前空翻,从对面的弓箭手头顶上掠了过去。霍东山狼狈不堪地躲过大水缸,立时怒喝道:“放箭!”那个黑影把手中拉着的二人用力向前一推,随即回手一挥,顿时“啊”声连连,原来弓箭手的弓弦尽被泥沙打断。
   邢牧野被那个黑影一推之后,便想借势跃起,不料那一推之力竟然大得出奇,身子一时不听指使,疾向河中落去。他眼角一瞟,锦袍少年也正和他一般情形,两人之间隔了两米有余。“扑通”、“扑通”两声,两人几乎同一刻掉进河中。
   邢牧野是北人,素来不识水性,只知道手脚乱划,当下被饱饱地灌了几口水。载沉载浮间,他强自打起精神在附近水面上搜索起锦袍少年的下落来,却只见绿水扬波,哪里有锦袍少年的影子?邢牧野心中大急,登时又吃了几口水。内外困境交攻,他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了。


[ 本帖最后由 弓骑步 于 2006-3-22 08:46 编辑 ]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弓骑步
(现代视觉文化研究会会长)

齐郡公枢密直学士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柱国(正二品)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骠骑将军
好贴 1
功绩 1248
帖子 9333
精华 21 点
现金 162608 通宝
编号 43
注册 2003-8-20
来自 京师
家族 现视研


只写到这里就停了笔,因为拿不准应该怎么处理邢牧野和锦袍少年。相信都看出来锦袍少年是主角了。下面某家要写他了,不过紧接着就写他是否太急?原来有过一套打算,因为太接近还珠楼主的风格,所以搁浅了。其实这部书的构思历时已经四年了,其间因为自己喜好的变迁而导致书的情节几经改动,但是大体框架已经成形。当然,文字的改动、润色是日以继之的,现在的文字就还嫌稚嫩生涩。究竟怎么继续下去呢,希望大家给一些建议。另有一个不大好意思的问题请教,就是“世事洞明皆学问”这句话最早出处为何?只知大致时代就可。千万不能错,否则闹出“唐人吟宋诗”的笑话来,殊是难堪呀。预先谢谢各位了。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弓骑步
(现代视觉文化研究会会长)

齐郡公枢密直学士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柱国(正二品)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骠骑将军
好贴 1
功绩 1248
帖子 9333
精华 21 点
现金 162608 通宝
编号 43
注册 2003-8-20
来自 京师
家族 现视研


蓝色部分是尤其不满意处,轩辕兄弟们高手如云,望指点,善加删补。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江城子

太末侯
轩辕参合左使
谏议大夫
★★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轩辕春秋年度最佳(轩辕史话区)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骠骑将军
好贴 3
功绩 753
帖子 9896
精华 7 点
现金 8326 通宝
编号 21
注册 2003-8-21
家族 轩辕少林寺


发表于 2003-9-8 11:07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UOTE:
原帖由弓骑步于2003-09-06, 23:58:52发表
只写到这里就停了笔,因为拿不准应该怎么处理邢牧野和锦袍少年。相信都看出来锦袍少年是主角了。下面某家要写他了,不过紧接着就写他是否太急?原来有过一套打算,因为太接近还珠楼主的风格,所以搁浅了。其实这部书的构思历时已经四年了,其间因为自己喜好的变迁而导致书的情节几经改动,但是大体框架已经成形。当然,文字的改动、润色是日以继之的,现在的文字就还嫌稚嫩生涩。究竟怎么继续下去呢,希望大家给一些建议。另有一个不大好意思的问题请教,就是“世事洞明皆学问”这句话最早出处为何?只知大致时代就可。千万不能错,否则闹出“唐人吟宋诗”的笑话来,殊是难堪呀。预先谢谢各位了。

啊,那句话我就在红楼梦里面看过,还奇怪弓骑怎么把红楼梦都整出来了呢。原来还有玄机啊,呵呵。

弓骑的古文功底太深,反而有还珠楼主的感觉了,呵呵。特别是文弱书生变大侠,哈哈,一看就是梁家风格。古金都不曾有这样的人物的。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菜刀

东光侯谏议大夫

Rank: 16
轩辕春秋年度最佳(怡情岁月区)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征东将军
好贴 13
功绩 747
帖子 5063
精华 19 点
现金 97330 通宝
编号 156
注册 2003-8-26
来自 北京


弓兄,或许你这第一章仍然是楔子吧?
武侠小说要吸引别人,首先得明确的提出一个主要线头,然后以无数次要线头附之,随情节发展,慢慢的扯回到最后的线团上去。但是,我怎么还没看出主要线头呢?
此回末尾锦袍少年遇险,但我大着胆子说一句,他遇险并未激起我的强烈好奇心。
若想激起好奇心,方法有二(我暂时只想到两个):
1, 让锦袍少年手无缚鸡之力,但给他加一个极重大的责任(比如一批财宝,一个被无数人追杀的美貌女子),给读者一个“他怎么能完成”的悬念;
2, 他可以没什么重大任务,但他的出场必须很有光彩,必须人见人爱,就像吴宇森片里主角出场时的唯美的慢镜头那样吸引眼球。这样,他的遇险也可以牵住读者的心。弓兄说的对蓝色文字不满意,就是指这一点吧?
望弓兄尽快扯出主要线头,要不然就有点晚了。  
可以看出,弓兄写这部小说时是很有雄心的。那么,让我们快点看看弓兄的雄心是什么吧。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弓骑步
(现代视觉文化研究会会长)

齐郡公枢密直学士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柱国(正二品)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骠骑将军
好贴 1
功绩 1248
帖子 9333
精华 21 点
现金 162608 通宝
编号 43
注册 2003-8-20
来自 京师
家族 现视研


刀刀意见中肯,只是不知底细。  
某家喜欢开场平淡的电影,娓娓道来,世事如水,因此写字也入了此道。其实锦袍少年有一个极其煊赫的身世,尚不便说明,反正不会玩么子皇子的把戏就是了。
精华帖
顶部
性别:男-离线 蒹葭苍苍
(廉州山人)

晋国公
太常卿
枢密直学士
威行军节度使

Rank: 27Rank: 27Rank: 27Rank: 27Rank: 27Rank: 27
柱国(正二品)
组别 经略使
级别 大将军
好贴 15
功绩 3472
帖子 12833
精华 57 点
现金 7627 通宝
编号 124
注册 2003-8-26
来自 南珠古郡
家族 轩辕狼党


“世事洞明皆学问”
此句红楼里是有的
但是不是最早就摸不清了
与之相对的是人情达练即文章
精华帖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扶苏

秦王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组别 诸侯
级别 安西将军
功绩 206
帖子 3197
精华 11 点
现金 7206 通宝
编号 5
注册 2003-8-19


发表于 2003-11-15 15:4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Q
好个弓骑,出个第一章就没下文了。提上来让你反省一下。
精华帖
顶部
性别:女-离线 韩曦雅

北地郡主太中大夫

Rank: 6Rank: 6Rank: 6
组别 轩辕郡主
级别 牙门将军
好贴 4
功绩 117
帖子 584
精华 5 点
现金 7994 通宝
编号 25623
注册 2004-11-24


不知道弓骑还写不写这篇,若是心里还有数,那对弓骑的建议是,改变语言风格,减少对话,多写场面环境,以外衬内,以情景带动情节,这应该正是你的长项。
精华帖
顶部

正在浏览此帖的会员 - 共 1 人在线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1-22 11:27
苏ICP备11088966号 轩辕春秋 2003-2017 www.xycq.net

Powered by Discuz! 5.0.0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46801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轩辕春秋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