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散文] 似曾相识燕归来, 全篇已发 下篇在5楼
性别:男-离线 Z_Artemis
(冠子)

燕郡公集庆军节度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组别 节度使
级别 骠骑将军
好贴 6
功绩 894
帖子 8347
精华 5 点
现金 13501 通宝
编号 68083
注册 2006-5-8
来自 雲夢山莊
家族 幽神幻韵


发表于 2008-1-9 11:3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Q
似曾相识燕归来

很多年以后,很多事情会被忘掉,但总有一些会被窖藏起来;只是当你朝花夕拾,才发现正如不是所有的东西都会被忘掉,有些东西却也再也找不回来了。
                                                                                                                          ——题记

我做事的地方,靠近烈士公园的西门。从事餐饮业的,下午的时间总是闲暇。我于是利用两点到四点这宝贵的两个小时休息时间,去久违的烈士公园走一走。

烈士公园于我来说是熟稔的。自我出生到五岁入学,奶奶便背着我,到牵着我,再到跟着我如一日地跑烈士公园,以至于为了认字而念的那些路边的招牌,都已背得滚瓜烂熟。

那个时候走的是公园的南门。从南门进去,先是很长的一段石板铺得很宽的路,然后数百级台阶通往公园的象征——革命烈士纪念塔。格调恢宏得很有中山陵的感觉。

公园的西门却不一样,正门是一个小小的牌坊,跟着便是台阶。少了宽阔的驰道,大约是因为不是主门的缘故。从西门进来,有一点陌生的、不同于印象中的感觉;或许,从前的那种感觉,也因为时间的冲刷而不那么真实了吧。

好在还有烈士塔。高耸入云的烈士塔,抬眼便能望到,小时候被我认为是人间绝顶。现在看来,依然有一股很振奋的气势环绕其中,并在我身旁流转。

进了园子,有一左一右两条路,和中间的台阶。我信步踏向左首,记忆中进去不远应该有个小园子,叫“知仁园”,或许取的是“观其过,即知其仁”的意思吧。

我心里想着园子里的风貌,不觉已经走到了门口。琉璃瓦的仿古建筑,门庭竟然还未改换,真是大出我意料之外。一抬眼,中央的牌匾赫然写着“潇湘奇石馆”。我耸了耸肩。距离我上一次来烈士公园已有五、六年了,换了也不足为奇。走近两步,顶上竟然还有一道副梁,“知仁园”三个字写在一方较小的匾上,有些陈旧。算了,好在他还在,值得谢天谢地了。

回到大道上,渐渐地觉得无聊了。翻新过的柏油路,越发像是在嘲笑我这个想回到过去的人。于是我从山林间隙的土路爬了上去。

有些路是修出来的,比如说山脚的柏油路;但这条路却是实实在在如鲁迅所说,是前人踩踏探索出来的。也许我也曾经帮忙培紧了几块土也说不定。

一块标牌静静竖立在拐角处,写的是“虽然我们看不见,但我们希望世界充满绿色”,署名是一个盲人福利协会。不是口号,不是标语,只是心声。因为是心声,便从心底产生共鸣来,尽管是我从没见过的东西。

远处传来一些胡琴的声音,随着爬坡很有节奏感。上坡路的旁边是一小隅平地,平地的边缘使更陡一些的坡,并有些树,使地面十分荫凉。我知道那是做什么的。我小时候奶奶称之为“宝地”的地方,其实是那些上了年纪的人的练功地。选择“宝地”的要求很高,面积大小,平坦与否、日照、树荫都是考虑的因素。条件很好的地方,会有拥挤甚至争执的情况发生。奶奶喜欢僻静,便常带着我漫山的转,来找一片浑然天成又人迹罕至地方来练功。这一片“宝地”,从平实的土地来看,自然是相当受欢迎的,只是中午过去,老年人便陆陆续续回去了。

再往上走,就是半山亭了。三个亭子,以走廊连接起来。中间的主亭有两层,上面是茶楼。奶奶在练功的时候,我穿着开裆裤不知道上上下下跑了几千趟。后来就不知什么原因封掉了。我倚着扶手想上楼,一个老汉过来问:“你要做么子?”

我迟疑了半秒,让自己协调进入现实的世界,反问道:“上面还开不咯?”
“上面是茶楼咧,你要茶不咯?”
“噢,不汗点,我就只看哈。”说罢我踱上去,鞋底碰撞木质地板的声音听起来很怀旧,很好听。

但我最后还是失望了,上面依然封着,老汉此时竟已不知道哪里去了。

我走了另一条道下山,这样就回到之前的大路。山脚下的草坪里立着一个用铁支架和绿色植物加上彩塑料片做成的孔雀,很大,我三岁的时候就这么觉得。“它真大。”我看着,还是这么想。

从右边的大路走进去,左手是一个挺大的池塘。横渡过池塘,是另一座山头。连接着两边的,是一条至少有二十年的石板桥。

其实是些从水下凸出来水面的石块,每块之间相隔约尺许。当我还小得不足以跨那么多距离的时候,是奶奶牵着我过去的。后来我便可以不费劲的跳过那些石板了。只是小的时候,有一块石板不知为何陷入了水中去,这样两块石板中间的距离大约有三尺,的确是很令人头疼的事情。我垂下眼帘看着静静的石头,觉得这样的间隔简直是不值一提。

正踏上桥,后面忽然传来窸窸的说话声,是一对相互搀扶着的老夫妇,已是耄耋之年了。与长相神态无关,但我想起了我的爷爷奶奶。爷爷腿脚不好,向来是不喜逛公园的。只是偶尔来一趟而已,因此三人同行的光景,便显得弥足珍贵了。

转过身向前走不多时,就到了曾经有一块塌陷的石板的地方。塌陷的空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补好了,重修的石板上还有些许苔痕,或许是从池里捞起来的吧。总之是补上了,但我也不以为意,现在的我也不怕什么空缺了。

我沿着小路往山上去。这片山头以前是比较荒凉的,现在也修起了幽廊和路。走在廊上,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我一回转头,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太太张着没牙的嘴向我微笑,或者是我先向她打了招呼也说不定。

山腰上一隅,是奶奶当年最喜欢的“宝地”之一,因为荒凉,所以人烟稀少。我想起了,便踩着碎碎的黄土渣子往山里走,想找到那块“宝地”。土渣子在我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像是我十六年前在这里乱跑时留下的回音。但我却没能找回来那块地,只有一片似是而非的土窝,横七竖八的潦倒着几捆树枝,旁边是矮棚的民工房,仔细能闻到烧火的炊烟。

这座山的最高点,是一个小小的亭子。亭子立在一个小岭上,碎土铺成的小岭,也就十来米长的坡。记得小时候很喜欢从上面俯冲下来,像练习展翅的幼鹏,拍拍屁股上的土朝旁边的人傻笑。但我有点累,只轻轻的踩着新修的石级下来,怕惊醒了这边沉睡的土砾。

“似曾相识燕归来”,或许归来是一种缘分吧。不知道这缘起,是我回到了烈士公园,还是烈士公园回到了我的心中。只是归来的改变,却是无法令人言语。回转身再看一眼,我准备离开这座十足令我怀念且留恋的山坡。

远处走来三个女孩子,其中一个像极了我的一个熟识。怎么会呢?她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来公园才是啊!我调转方向,准备从她们上来的那条路下山,以便能看得清楚。我本以为太远了看不清楚,没想到走进了,却还是那么模糊。直到我的动机已经那么明显了,而她的视线也转投到我身上,我才发现原来只是容貌相似,却绝对让我想起心里的那个她。

下了山又是正道,右首是烈士公园引以为傲的巨大人工湖。现在已经抽干了,据说是要修建地铁之用。从前的湖底是现在的土层,依稀有些人影。原来沧海变成桑田只需要十六年时间,亦或许只是一夜。

湖畔长廊的结构是类似于湘西吊脚楼一般的,一边依着山腰,一边靠长柱子撑住地面。入口上的小牌子上写着“经检测为危房,严禁攀登”的字样。我没有“伫倚危楼风细细”的情怀,但长廊如此,心中也平添几分萧索的兴味。风中的长廊发出微弱的喘息声,仿佛挣扎着向人们否认自己的老迈。

这条路走到底,就是湖南民俗文化村,我只进去过一次。远远的我看到新修的虹桥和塔,有些奇怪的感觉。民俗村是要收门票的,奶奶从不许我进去,但是当时真得很想;现在纵然有新的建筑,那股兴奋劲儿却不知道哪里去了。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民俗村口的“红军渡”碑,楷体阴刻,记的是红军长征时在长沙渡河的遗迹,念的是英勇的革命先烈。渡的什么河,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其实碑的背面有详细地说明,我小时候也曾经一字不漏地背出来,甚至用手画凹陷的刻痕来练字。但我现在连过去看一眼都不想了。

我没想到,都是儿时的点滴,感觉却如此不一。很多年以后,很多事情会被忘掉,但总有一些会被窖藏起来;只是当你朝花夕拾,才发现正如不是所有的东西都会被忘掉,有些东西却也再也找不回来了。

从右首的路走下去,是绕湖一周的路子,也是奶奶很喜欢的活动。但因为施工的缘故,有一段被封起来了。但现在却可以横穿湖底,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了。这路很僻静,麻雀的叫声听起来很悦耳,大约是冬日里的寒风将它们的喉咙冻得没那么尖厉了吧。我把视线投向它们,看到一只满身灰色的麻雀。古书上记载,只有活了很多年的鸟,毛色才会变成灰白色。莫非这是蛰伏多年的雀精,在等待天时地利有缘人;还是封印了很久的魂魄,出来看看它的老朋友?

我本来以为取得下湖底的准许需要费一番周折,不料根本无人在意,我便大摇大摆地走下去。那种沧海桑田的感觉益发强烈了,我从未梦想过我有朝一日能站在这里,即使是租船,也未必站到这一点上。抬起头,蓝天很广褒。我一直在追求一种感觉,就是抬起头的时候,视野所及的地方,没有建筑物,没有飞鸟,甚至连太阳也没有,只有静谧的、一尘不染的蓝天。可是干扰我的不只是城市的尘嚣,连我自己的视野,也从未能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这种遥不可及的漫眼蓝天,竟然如愿在这人工湖底,我来不及感谢,只有扬面拜领上苍的赐予。

我从一个湖心岛到另一个湖心岛,中间走过的是湖底湿润的泥土。已过了不少时间,但我没有觉得累。只是朝着自己的路,朝着远处烈士塔的方向——烈士塔的后面,就是西门。

终于也横穿了湖,从一个岛连往陆地,有一座长桥。从桥上过去,两边是斑驳的红漆栏杆。从前从桥上俯瞰湖面,双手会紧紧攥住栏杆,那个时候还很鲜艳,也曾经重漆过两次。如今,栏杆落迹了;我也要弯下腰才能触到尚不及腰的栏杆了。

过来这边湖岸,一长绺的铁皮沿湖围起来。有一段围栏已经人为推倒了。我总觉得前面会有正式的、宽阔的出口,通向外面的世界。我因此不理会而接着往前走。何况,沿湖的码头、茶楼……都是驻满了我回忆的地方。可是,湖都没有了,码头自然就破败了,茶楼也歇业了。我绕过一栋房子,才发现目极处只有一望无际的铁皮围栏。前方已没有路,但我还来不及彷徨。原来出口早已在那里,只是我自己没有选择。本来,也是该出去的时候了。

出来就到了塔脚下,烈士塔朝湖的一面,也是有着密密麻麻的梯级的。翻过去对面就是西门,这也是最近最方便的路。我之前总觉时间还很多,现在觉得有些紧张了。随心想一下,我决定从梯级上冲刺上去,小时候玩过的;甚至连四面的石梯分别有多少级,都了解得一清二楚。不是个多难的运动,但我很兴奋,是无以名状的那种。恐怕飞速向后移动的路人,要觉得我是神经病吧。但跑多一点,才是释放。释放了,才心无挂碍。我攀上烈士塔,来体会这一种心情。

俯瞰南门前熙熙攘攘、连袂成阴的人群,觉得他们仿佛不是来游园,只是有的从回忆中走出去,有的走进来,将回忆种在自己心里;远眺沧海桑田的人工湖,抽空了的仿佛也不是循环了多年的湖水,而是萦绕了许久的一份牵挂,只留下一滩滩、一洼洼陌生的,毫不相干的水塘;遥望公园西门,觉得那一扇牌楼不只是一处洞天的出口,却是走向另一番福地的玄关,抑或是连接两者的桥梁;仰视巍峨的革命烈士纪念塔,纵使微微喘气,但我岂止征服了这座建筑的高点,而是飞向了整个蓝天,正是我在湖底所看到、所向往的地方。


毓潇散人

[ 本帖最后由 Z_Artemis 于 2008-1-14 12:43 编辑 ]


推荐贴
顶部
性别:男-离线 水镜门生
(虾仁生煎)

许国公
河北东路经略使
★★★

Rank: 27Rank: 27Rank: 27Rank: 27Rank: 27Rank: 27
柱国(正二品)
组别 经略使
级别 大将军
好贴 6
功绩 2628
帖子 22586
精华 1 点
现金 57918 通宝
编号 52409
注册 2005-11-4
来自 五谷轮回之所
家族 肉肉门


发表于 2008-1-9 13:2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Q
这要是写成骈文该有多好看

现代文写游记或者是类似文章,一大特点就是唠叨琐碎流,冠子深得其精华

召唤油门公给翻译成骈文或者赋也成


推荐贴
顶部
性别:男-离线 Z_Artemis
(冠子)

燕郡公集庆军节度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组别 节度使
级别 骠骑将军
好贴 6
功绩 894
帖子 8347
精华 5 点
现金 13501 通宝
编号 68083
注册 2006-5-8
来自 雲夢山莊
家族 幽神幻韵


发表于 2008-1-10 09: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Q
补充知识

湖南烈士公园是长沙市最大的公园,位于长沙市区东北,西临东风广场,东滨浏阳河和湖迹渡,南起陈家山庙山,北抵丝茅冲。原为荒凉冢山。

    1951年,为纪念近百年为人民解放事业献身的革命先烈,决定在此修建湖南烈士公园。面积为118.2公顷,分为两区。纪念区在西,由南大门入,漫长甬道两侧的龙柏苍劲蓊蔚,背屏迎春悬障,涤净尘嚣,过花坛,沿石级而上便是纪念广场,雪松对列,绿草如茵,山阜上有“湖南烈士公园纪念塔”,塔1959年建成,塔堂合一,上部为纪念塔,高38.6米,平面呈八方形,塔身南向正面嵌祁阳石碑心,上镌毛泽东题“湖南烈士公园纪念碑”;下为纪念堂,平面不等边,八边形,出抱厦,堂四角为壁龛,后祭堂,竖碑铭:“近百年来特别近三十年来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而光荣牺牲的湖南人民英雄烈士们永重不朽。”堂顶斗拱、藻井。东、西为陈列厅,陈列有先烈郭亮、夏明翰、杨开慧等90人的遗像和事迹,并陈列有全省76000多位烈士的全部名册。塔、堂均有明显的收分,以示崇高。塔堂全部为花岗石贴面。塔顶用朱色斗拱八角绿琉璃攒尖宝顶,其余平顶,女墙上用绿琉璃镂空花脊。陈列厅东西两侧和堂后外墙,均可作浮雕。塔东北为仿宋式纪念亭,地势高亢,西望麓山屏障,东览湖光水色,遍山苍松翠柏,茂林修竹,郁郁葱葱。东为游览区,湖南辽阔,临湖建有船坞码头。湖上的碧浪楼,重檐桥亭,耸立两端,黄瓦白栏,映衬在蓝天碧水中,光彩夺目,登桥眺望,美丽的湘山秀水一收眼底。

烈士公园是中国十大园林之一。
推荐贴
顶部
性别:男-离线 江阳居士

Rank: 6Rank: 6Rank: 6
组别 校尉
级别 军师将军
功绩 12
帖子 943
精华 0 点
现金 6983 通宝
编号 195728
注册 2007-7-30
来自 江阳


发表于 2008-1-10 21:0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支持冠子,现回,再慢慢看
推荐贴
顶部
性别:男-离线 Z_Artemis
(冠子)

燕郡公集庆军节度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组别 节度使
级别 骠骑将军
好贴 6
功绩 894
帖子 8347
精华 5 点
现金 13501 通宝
编号 68083
注册 2006-5-8
来自 雲夢山莊
家族 幽神幻韵


发表于 2008-1-10 23:0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Q
似曾相识燕归来(二)

回忆像个说书的人,用充满乡音的口吻。
                                                                                ——题记

冬天的阳光,不强也不弱。酒店门口的盆栽,随风飘来迷迭香的味道。这样暖暖阳光下的午后时光,我读着烈士公园特有的音符。有太阳光顾的烈士公园是快活的,加之是日曜日的宝贵时光,园子里便益发显得游人如织了。不只是烈士塔下台阶上密织的人群,青年男女旁若无人的高声调笑,也不只是缺牙的小孩指着门口售卖的木刀木剑使疯撒泼,就连门口的小摊贩主人,也看着门庭若市的摊贩,眯着眼咧开嘴笑。

挑了一团圆乎乎的棉花糖,我在园中撒下一段足迹。西门右首的大路,比左边来的寂静。大约是因为没什么景点的缘故。往前直走的景象我依稀还记得,应当是一座黄色麻石墙的老房子,是烈士公园派出所,那里有个自来水管,小时候经常在那接水洗手的便是。想起这些,我不禁又要往山里走。

想了想,终究是没有上山。大路平顺,很适合我现在的心情;小路幽静有意思,比较容易记起从前的事。最后我还是犯了懒劲,反正这样多的游人,林子里也不见得会多寂静,兴许还要碰到一些闲着无事的青年男女。

大路也不错,我这样想着。路过的派出所,建筑已经翻新了,用来洗手的水管子也不知所踪了。慢慢地、梦幻般地,我又避开了一条通向繁华的纪念广场的路,前方的路已愈见僻静了。

终于,从有路变成了没有路。还好这不是一个“死胡同”,前方是一个小山坡,有一条看不见的土路通往看不见的林荫深处。林子里的风低吟得有些无力。并不是什么绝处逢生,也不是披荆斩棘,只是很自然地,上路。

林子是很怀旧的,仿佛还有些蚊叮虫咬,叮出了熟悉的气息。我曾经坐过的条凳仍在,远远的看着有对人影。我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触碰了一下,改道从枝丫丛中钻了进去。

前面隐隐约约能看到南门了,林子里的人也多了起来。都是一对一对的男女。或坐、或卧、或仙人指路、或鹞子翻身,其态各异,五花八门。大家很有默契地保持相当程度的安静,只余下我踏上落叶的窸窸碎碎的声音,也没有造成任何影响。我忽然觉得烈士公园其实是一个很好的约会地点。从我懂事并且开始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我认为这里是颇不适合约会的,至少有些太土太俗气。如果男人约女人去一个她小学春秋两游去过十二次的地方,应该是很没有创意的。但是现在我的看法改变了:林子里的风柔和旖旎传播着曼陀罗花的香味,游乐场有过山车鬼屋可以体验刺激的快感,就连革命烈士纪念馆,让先烈英灵们看到新时代的儿女们正在满怀激情地投入生活和革命事业,不能不算是一种慰籍。

出了这片树林,我在南门的左手边。我扫了一眼宽广的驰道和纪念广场,钻进了右边的树林。这边林子有修葺得很好的青石板路,踩上去凉凉的很舒服。人也相应的要多些。

从前来园子都是从南门进,所以这两片树林我都可说是走得烂熟。我踏着昔时的旧路,欢快而有意思。我那时很淘气,不肯走修好的路,却在旁边石砌水沟的石板盖上跳来跳去。就像当时从未顾忌旁人的侧目,现在还是一样。

然而渐渐的没意思了,前面就要到游乐场。里面的东西我玩得不少,但是只有跟爸爸妈妈来的时候才玩。奶奶是不喜欢这些玩意儿的,我也不会耍赖撒泼。想想还是觉得没意思,就打了个折,往纪念广场上去了。

再走上去便是纪念馆,里面有新旧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时期原籍湖南的烈士,对我来说那些耳熟能详的人物简历也只是认字的一个途径罢了,仅有一些朦朦胧胧的历史沧桑感。我还记得是什么模样,又避开了,找了条小路从旁边下去,却看到了一个相当陌生的亭子。

亭子的瓦是灰黑色的,里面坐着一些休憩的游人。我没能在记忆中找到这个,正疑惑间,前方映入眼帘的是一方小荷叶塘,中间联接的石桥,扶手是绛红色的,纠结盘错如同根雕。

记忆匣子瞬间豁然开朗了,我不禁哑然失笑。奶奶曾在这亭子里闲坐,我便在桥上来来回回的跑。这样根雕设计的桥,对我很是稀奇。我便拉着奶奶的手,指给她看,这里像头羊,这里像骆驼。旋即挣脱开奶奶的手,作势要骑的样子。

现在当然是骑不了,有些掉漆的扶手,只到我膝盖的高度。我走过桥,前面就要到游乐场。

我又从旁边绕了过去,有意的要避开它。于是从旁边迂回,走了一会,已经要到我从打转前的林荫道通往游乐场的入口。

这下子不管是怎样迂回,也是躲不掉了。本来也不是很熟悉,这样的人声鼎沸像是打乱了园子里惯有的寂静情调,让烈士公园变得不太像烈士公园了,我也不太像是我。其实这游乐场向来便是如此,从来没有改变过;至于我,呵呵,或许有吧。

游乐园之大超出了我记忆中给它预留的框架,几年间不知又引进了多少童叟共乐的游玩设施。一路走来,人声不绝于耳;人影目不暇接。我忽地像是乡下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般,甚至有些不知所措了。

我仔细观察者设施的每一个细节,轮轴上的锈迹不以为意地诉说着它的年月,少人光顾的项目总有些难以名状的落寞。但是所有的说明标牌上无一例外的写着“本XX是公园最新引进的游乐设施”云云,有那么一点点讽刺。我又把目光转向旁边的英文标牌,这个我以前是从来不看的。看起来,除了能够辨认出现的都是英文词外,没有出现一个完整正确的句子,像是某些早期翻译机的作品。老外如果看不懂那标牌,大家一定会笑竖牌子的人;可是如果我这么说,相信大家笑的一定是我。

游乐场是喧闹而混乱的,我进出了很多次,为的是看遍所有的游乐设施,这样我可以了解哪些东西还在、哪些东西被拆掉了、哪些东西是新建的,还有哪些玩意有意思,哪些玩意很骗钱。逛着逛着,我玩兴发了,于是自己买票,票都是五到二十元不等,我觉得有些贵。玩过了之后,我只好认为所有的玩意儿都很骗钱。

像上一次的行程计划,我从西门进来,沿着园墙的地方逛到底,再从中央的烈士塔下来,在地图上画一个半圆。从游乐场出来,便是烈士塔对着人工湖的一面阶梯。我只看了一眼人工湖——现在看起来像废弃的泥沼——就把脸转了过去,心中有点隐隐作痛的感觉。

上来了烈士塔,没有一丝感觉,就像没有一丝风,我知道那是阳光的憋闷。信步往树林里走,枝干的掩映下有一座黄泥墙的矮房子,大约有一、二十年的历史了。原来是用做公厕的地方,现在还是公厕,只是不知什么时候改收费了。“现在应该还是收费着吧。”我这么想着,一面盘算着要收费情况的对策。

走进一段阴暗的矮廊,由左右两条岔路,用途自然不必明言。分叉的角上开了一栋小屋子,里面一个中年妇女正抱着孩子叮咛着什么。我基本可以确定要收费了,但还是不死心地,象征性地把脖子伸长了朝里面探了探。一直便警惕地注视着我的妇女终于按捺不住开口了:“收费厕所。”

我听到这话,把脖子缩回来,故作惊讶地问道:“收费滴啊?”
她把头低一低,同时紧了紧怀里孩子裹着的毛衣,也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唉,过么塑的厕所,还要收钱,真滴是……”也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她听,我就这么嘟囔了一句,接着转身走了。她没搭话,但我知道她听到了。

我于是大摇大摆走出了门口,然后在她一定能看到的地方晃悠了几圈,斟酌着合适的地点。最后踱到黄泥房子侧首的乱草丛中,“唿哧”一声热气腾腾地浇了一把树。这个不知道她听没听到,反正我觉得声音挺大的。

这种感觉很微妙。小时候奶奶就是这么教我的,但是我羞于做此类事已经很久了。倒也不是它本身不雅,只是总有一种“不雅”甚至“惊惧”的感觉。所以如果太自然,我反而觉得不自然,感觉似乎也有些异样了。

时间还很早,我也不急着——甚至可以说是“无意于”回酒店。本来已经要下山,却又上来,跑到了革命烈士纪念馆。

我的计划中一直避开这个地方,倒也并不是这里贮藏着太多的回忆。正相反,我进入到纪念馆里面的次数并不甚多,可以说是个没什么记忆,却又印象深刻的地方,也许是启蒙的爱国主义情结吧。这样矛盾的地方,我没有心理准备进去,怕暗涌的思潮过于泛滥。然而也并不是如此。今天我算是“无聊”且“打发时间”才来的纪念馆,也就是说它在我心中也非“至关重要”的地位,这么想心绪便一片澄明开朗了,里面相片简介陈列物的存在也相当自然了。忽然想到,我不正是这两天“无聊”且“打发时间”才来的烈士公园吗?正因为如此,我才怀着一颗随性、自然的平常心来游园,不被回忆的海洋所湮没,虽然这当中免不了会有迷茫和迂回。原来积淀已久的东西,只有去面对,才会坦然、释然、豁然;就想溶化一块冰,要用双手的温度去温暖它。如果回忆像个说书的人,那么只有跟她临席对面,亲自跟她去对话,才能止住她漫声漫语的喋喋不休。

从纪念馆出来,时间也差不多了。这时我前面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女人,正拉着一个三、四岁的孩童,口里说着:“乖,别闹我!”

顿了顿又道:“哎,你看,茶花开了,多美的茶花呵!”

我转头一看,绛红色的裙摆随风摇曳,那馥郁的香气,是流淌在我心灵的航程的一串串棹歌。


毓潇散人

[ 本帖最后由 Z_Artemis 于 2008-1-28 01:12 编辑 ]
推荐贴
顶部
性别:女-离线 柳心知
(顾怜雪)

荆国公主
谏议大夫

Rank: 12Rank: 12Rank: 12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右将军
好贴 5
功绩 431
帖子 1006
精华 2 点
现金 2107 通宝
编号 57043
注册 2006-1-9
来自 长沙
家族 云水兰若


发表于 2008-1-11 00:22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不错,够唠叨够琐碎。烈士公园素个好地方,找不到活动场所的同学们都会去那里搞班级活动,琳姨大学四年去了近十次
推荐贴
顶部
性别:男-离线 水镜门生
(虾仁生煎)

许国公
河北东路经略使
★★★

Rank: 27Rank: 27Rank: 27Rank: 27Rank: 27Rank: 27
柱国(正二品)
组别 经略使
级别 大将军
好贴 6
功绩 2628
帖子 22586
精华 1 点
现金 57918 通宝
编号 52409
注册 2005-11-4
来自 五谷轮回之所
家族 肉肉门


发表于 2008-1-11 13:0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Q
求精还是很有追求的,只不过这个精华是不容易的,况且你刚上任,偶就给你精华,这个不是很有嫌疑么。

质量跟字数嘛,推荐还是可以讨论一下,跟书童商量一下去了
推荐贴
顶部
性别:男-离线 fengrui19
(书僮)

白衣伯爵
谏议大夫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护军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右将军
好贴 1
功绩 317
帖子 1108
精华 0 点
现金 8166 通宝
编号 77538
注册 2006-8-2
家族 云水兰若


发表于 2008-1-11 13:2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Q
上篇看了,回复如下: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回到儿时游玩的地方,看看自己长大的痕迹,确实会让人感怀,有时候是物是人非,有时是人是物迁,回不去的过去才更加值得回忆。

QUOTE:
我本来以为取得下湖底的准许需要费一番周折,不料根本无人在意

很多时候,障碍不过是想象中的以为,不知道多少次我们被其实并不存在禁止阻碍、延宕甚至错过了美好,很多时候,不怕碰壁的奋往直前是我们更需要的勇气。
推荐贴
顶部
性别:男-离线 Z_Artemis
(冠子)

燕郡公集庆军节度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组别 节度使
级别 骠骑将军
好贴 6
功绩 894
帖子 8347
精华 5 点
现金 13501 通宝
编号 68083
注册 2006-5-8
来自 雲夢山莊
家族 幽神幻韵


发表于 2008-1-11 17:2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Q


QUOTE:
原帖由 fengrui19 于 2008-1-11 13:25 发表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回到儿时游玩的地方,看看自己长大的痕迹,确实会让人感怀,有时候是物是人非,有时是人是物迁,回不去的过去才更加值得回忆。

我写这篇文章主要想表达四种感情:物是人是,物是人非,物非人是,物非人非。虽然不能面面俱到,相信还是倾注了一定感情在里面的。
推荐贴
顶部
性别:男-离线 水镜门生
(虾仁生煎)

许国公
河北东路经略使
★★★

Rank: 27Rank: 27Rank: 27Rank: 27Rank: 27Rank: 27
柱国(正二品)
组别 经略使
级别 大将军
好贴 6
功绩 2628
帖子 22586
精华 1 点
现金 57918 通宝
编号 52409
注册 2005-11-4
来自 五谷轮回之所
家族 肉肉门


发表于 2008-1-14 12: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Q
下篇比上篇有看头,邪恶的冠子暴露了他的本性。

虽说一向不怎么喜欢游记,不过此篇还算不错,至少是最近很少看完了的一篇,貌似游记,实际上是披着游记外衣的邪恶文。

感情朴实真挚,描写细致邪恶,推荐之。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信天游XP

Rank: 3Rank: 3Rank: 3
组别 士兵
级别 仁勇校尉
功绩 2
帖子 173
精华 0 点
现金 10 通宝
编号 263643
注册 2008-1-10


发表于 2008-1-14 13:24 资料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唠叨琐碎流,嗯,是有那么些味道!
推荐贴
顶部
性别:男-离线 潇湘暮客
(肖像)

卫国公枢密直学士

Rank: 20Rank: 20
柱国(正二品)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大将军
好贴 1
功绩 1499
帖子 10436
精华 0 点
现金 2543 通宝
编号 1983
注册 2004-9-30
来自 长沙
家族 慕容世家


仔细看了下,就记得冠子跑到烈士公园树下去嘘嘘了一阵

还有就是那个 朔,用的传神
推荐贴
顶部

正在浏览此帖的会员 - 共 1 人在线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20 06:23
苏ICP备11088966号 轩辕春秋 2003-2015 www.xycq.net

Powered by Discuz! 5.0.0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1.06080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轩辕春秋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