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性别:未知-离线 paladina79

Rank: 2Rank: 2
组别 士兵
级别 在野武将
好贴 1
功绩 5
帖子 49
精华 0 点
现金 6953 通宝
编号 34798
注册 2005-3-17


发表于 2005-8-27 16:41 资料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我来到永昌已经五个月了。说实话,我很喜欢这里,尽管我想除了我以外恐怕没有几个中原人会有这样的想法吧。这里的山水蛮荒但却秀美,充满了原始而神秘的气息。在中原的传说里,这里是个可怕的地方,到处都是毒虫猛兽、毒泉瘴气,轻易就能致人于死命。不,让我来告诉你吧,其实根本就不是这样的。这里所谓的毒泉,大部分其实只是普通的温泉,虽然带着一股硫黄味,也不能饮用,但是对人并没有其它的害处,在其中洗浴甚至还能治病。还有些是从地底涌出的寒泉,含有过量的矿物质,也不能饮用。但只要向当地的土人学会分辨,你就不会受到伤害。至于所谓的瘴气更是不值一提,在永昌这样一个森林茂密气候湿润的地方,有雾气是很正常的,高山上的雾气甚至终年不散。雾就是永昌的面纱,半遮半掩,让永昌更显得神秘。我喜欢这里神秘的雾气,喜欢被这雾气沾湿那沁凉而新鲜的触感。当然,如果是生长在寒冷干燥的北方的中原人,在这里的气候下也许会生病、送命;但对于在荆南之地出生的我来说,这样的气候再正常不过了。尽管如此,我还是学当地的土人一样,把头部遮盖起来――这是为了防止雾气和雨水打湿头发而引发疾病。尽管我还年轻,身体也强壮,但小心一点总不为过,你们说呢。只不过他们用的是头巾,而我用的是我的那个旧头盔罢了。这个头盔也成了我最显眼的标志,每个人都能从它一眼认出我是个中原人。但我并未因此受到什么困扰,这里的人对我的存在早已经习以为常了。我和其他的中原人不一样,我既不是压榨他们的官老爷,也不是抢掠他们的官兵,我只是一个佣兵罢了。人们大都觉得我这样的人对他们没有什么用处,但说到底每个人都还是可能遇到什么紧急状况的,而这时候,他们就会想到我。
每天,我总是习惯去酒馆坐坐。永昌城很小,酒馆自然也不大,但这里和其它任何一个城市的酒馆一样,充满着各式各样的人。这就足够了,我总能在这里打听到许许多多关于工作的消息,甚至不出酒馆就能直接接到工作。和所有城市一样,找活干的人和想雇人的人往往都会来这。
今天我又接到了一单委托。接活本来没什么好说的,只不过今天的活有些特别。雇主是当地的一个富翁,他和我一样,也是个中原人。他年轻的时候服役来到这里,后来还做了几年军官。因为家里早已经没人了,他也就没有回乡,而是留在了永昌,在南中地方和益州之间做起了买卖。在积累了一大笔资产以后,他金盆洗手,买了块地做起了田舍翁。他平日里常来这里喝酒,我们倒也相熟。如今他年事日高,思乡情切,但身体不如以往,加上中原又战乱频仍,自己没法回去,于是托我去一趟中原,带些特产回来,聊慰思乡之情。
接到这桩委托后,我回到住所,打算收拾一下东西就动身。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这十年来我四处漂泊,居无定所,在这里呆得算长的了,也只不过几个月而已。我现在住的房子和屋里的大部分的东西都不是我的,而是酒馆老板兀突隆的。他除了开酒馆,也兼做客栈,只不过这里的外地人不多,生意清淡,也就是我长期租着他一间客房而已。我想了一下,带上了防身的武器,然后把于翁也就是那个雇主给我的货款――十二颗各色玛瑙,都是南中的特产,在中原地方价值连城――仔细的包了几层,贴身缠在腰里。剩下的散碎银两和几件换洗衣服包在一起,背在背上。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每当我看到兀突隆的时候,总觉得有几分温暖。他人已过中年,早年丧妻,只带着一个女儿,开店度日。他人极朴厚,对我很是照顾,这几个月来,我们相处得很好,我也为他解决过不少麻烦。当我向他辞行时,他脸上的表情颇为意外。
“我要去一趟中原了,麻烦你把我的房间留着,顺便照管一下我的东西。我想这次顶多三个月就能回来,这里是三个月的房租,要是我三个月还没回来,也就不用给我留了。”我塞给他一把碎银子。
“你这是做什么,房租回来再给不迟,再说,你不在我也不能算你的钱,反正不给你留也一样是空着。”兀突隆把我的手推了回去,见我执意要给,于是又说:
“这样吧,你到了中原,看到有什么小店合用的东西,替我带两件回来,也就够了。”
他的语气里有点唏嘘,我听得出来。见我发呆,兀突隆又补了一句:
“去看看兰儿吧,也问问她想要点什么。”
我心里一动,兰儿就是兀突隆的女儿兀突那兰,那个美丽纯朴而又带点野性的酒馆女,还真象是朵南国的兰花啊。
听到我要走的消息,兰儿的神情黯然。她低头沉吟了良久,忽然抬起头,问我:
“你还会回来吗?”
“当然要回来了,傻瓜,你阿爹还要我问问你喜欢中原的什么东西呢。”我说。
兰儿想了想,脸上飞起两朵红云。她的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
“听说,你们中原的女孩子出嫁,都要盖上红盖头,穿上红嫁衣?”
我不是傻子,兰儿的心意我怎么会不明白呢,这几个月来猜也早猜到了。只是我漂泊的太久,年纪也大了,又是个中原人……
离开永昌的时候,我居然有了些留恋的感觉。这十年来,我不停的流浪,从来没有留恋过什么,就算是更早的那些年,在那些刀头舐血的日子里,相濡以沫的战友总是转眼就会生离死别,我也没有这样过。至于我到底是留恋永昌,还是留恋兀突隆父女,又或者只是留恋一种从未有过的生活?我不知道。
我想,我大概是有些老了。我还曾经以为我会一生流浪呢。不管怎么说,我决定,这趟一定要尽早回来。
我盘算了一下,去中原,最近的路莫过于北上益州、汉中,然后东出宛洛。但是汉中一带众诸侯勾心斗角,局势紧张,关卡又多,路不好走。而且洛阳一带残破,人烟少而盗匪多。倒不如从益州走水路直下荆州,就算遇上水贼,也不难应付。主意一定,我连夜动身。从南中到益州虽然近,但山川阻隔,加上官道和驿站在连年兵荒马乱之中早已荒废,这段路颇花了一些时候。但接着我运气就转好了,很顺利的搭上了一条大船。我答应替他们做护卫,这样不但不要船钱,而且还能白吃白喝再赚上几个小钱。这一路顺风顺水,江贼也一个没看到,不几天我就到了江陵。
江陵的局势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紧张,街市萧条,巡逻的士兵比行人还多。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找了家客栈把武器存了起来,然后去酒馆打探消息。原来传言说刘表病重,为了让自己偏爱的幼子刘综继位,故意将长子刘琦派往江夏镇守。我虽然不知其中详情,但也可以想象得出,刘表手下的文臣武将也必定分为两派,各拥一方,荆州面临着内部分裂的危险。加之曹操和孙权虎视眈眈,镇守荆州门户的又是枭雄刘备,我不禁暗自感叹。刘表虽然说不上是有为之君,但在他的治下,荆州总算维持了二十余年的太平盛世。如今,随着他即将逝去,荆州的安宁就要结束了。我也隐隐预感到,总有一天,永昌这个世外桃源,也会被卷入这遍布中国的战火。
江陵往南不远就是我的出生地长沙郡,我本想回去看一趟,但是江陵既然这个样子,想必长沙也好不到哪里去。唉,罢了,何必呢,家乡早已没有亲人了,看了也只是徒增伤感罢了。不过提到刘备,我倒很想去新野一趟,毕竟我已经十多年没有见到他和他手下的那些弟兄了。

新野的气氛比江陵更紧张。这里城池不大,但修得很高大结实,而且大批的士兵和民夫还在不停的加固着城防。进出城门的人很少,几个士兵站在门口仔细的盘查着每个出入的人。我犹豫了起来,我身上带着重金,万一被盘查出来,怎么办?忽然间我听到城门洞里有个很耳熟的声音在大喊:
“你,对,就是你,在那干嘛?你给我过来!”
这个声音是…我循声走过去,一个赤面长须的大汉站在城门里,一身武将打扮,穿着铠甲,披着绿袍,手按在佩剑上,神情高傲,不怒自威。我们同时认出了对方。
“你是…是你?”关翼高傲的神情消失了,代之以犹疑。没有风,他的胡子却微微飘动着。
“关…羽?”原来威震华夏的关羽,果真和十多年前公孙将军手下刘备身边的关翼是同一个人!
“对,关翼是我杀人犯法以后的变名,我的本名就叫关羽。”关羽笑了笑,“这十多年来你都在哪里?我们还都以为你死在易京了。”
他说得很淡然,的确,在这个乱世里,我要是已经死了那再正常不过了,活着反倒是件怪事。
“四处流浪,颠沛流离。”我说。
“我也一样,跟着大哥,颠沛流离。”关羽语气淡然,神情高傲。
“对了,刘将军呢?”
“大哥在城里。苍龙,我带你去见他吧。”关羽还是和十多年前一样,用我的字称呼我。其实,他并不真的象他外表看上去那么高傲。

“还记得公孙将军吗?”这居然是刘备见到我的第一句话。
怎么不记得,易京的大火犹如还在眼前,我带着杀出重围的残部在一片树林里喘息。冲天的烟火从数十里外都能看见,耳边是一片凄厉的哭喊声。
“公孙将军!”
“主公!”
“我们杀回去,为公孙将军报仇啊!”
我无力的挥挥手。
“大家解散吧,我们只能做这么多了,别做无谓的牺牲了,我想公孙将军也不希望这样。”
我看着我的部下一个个的散去,直到最后一个人的背影都已经消失后,我滚倒在地上,抱着头盔,哭得浑身发抖。十年了,这顶旧皮盔仍旧伴随着我,因为,那时我升为白马校尉时,公孙将军亲手给我戴上的。
“刘玄德不是号称天下枭雄吗,怎么会雌伏新野甘居人下,而且一呆就是六年呢?”我自己也不明白怎么会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你记恨我?”刘备反问,不愧是枭雄,他的脸上居然没有丝毫的愠色。
我摇摇头。虽然对刘备离开公孙将军有些耿耿于怀,但我对他还谈不上记恨。我连袁绍都不记恨,何况是刘备呢。
“连公孙将军这样的人都败亡了…”刘备长叹一声,似乎有很深的感慨。这句话我相信他是出自真心,连曹操都曾在袁绍的墓前泪洒衣襟,哪怕再是乱世,哪怕再是枭雄,故旧之情也是割舍不下的。
“而我,还在这乱世里飘荡。”刘备接着说。
“袁绍也败亡了。”我淡淡的说。
“袁绍多谋少断,不过是个庸人罢了!”刘备说。
我摇摇头:“袁本初是当世英雄,哪怕他多谋少断也是英雄。公孙将军怎么可能败于一个庸人之手?”
“你不恨袁绍?”刘备问。
“不,公孙将军和袁绍都是英雄。他们俩为敌,谁也没有错,只能说是天意。”接着我话锋一转,“曹操曹孟德也是盖世英雄,现在坐拥北方以图江南,不知玄德公有何打算?”
“先取得荆州,再联合孙权,共同对抗曹操!”刘备眼里放出逼人的光。
“玄德公,此策不亦难乎?”
“苍龙,大丈夫图谋大事,何必斤斤计较于成败?公孙将军、吕温候、袁本初,都是当世之雄,而相继败亡。人生在世,只要轰轰烈烈,何必全始全终?我刘备二十年来飘零四海,如果不是胸怀大志,当初归附曹操就可以图个富贵安乐,又何必直到今天?”
刘备的话音在我耳边震响着,我不禁想起了困守易京十余年,最后宁可全家自杀也不投降的公孙将军,和他何其相似!难道因为两人是同学吗?
“苍龙,你既然来了这里,不如就留在我身边,共图大事,如何?”刘备说。
“公孙将军败亡之后,我就再无意于中原。玄德公虽有此意,可我还是想先会永昌再作打算。”我说。
“也罢,就随你吧,只是可惜了你的一身本事。”刘备长叹一声,似乎有些黯然。

我在新野住了一晚,匆匆见过了刘备手下的几位文臣武将。张飞、赵云、简雍都是旧识,其他人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诸葛亮了,难怪号称卧龙,的确有非凡之处。
第二天,我匆匆告辞。关羽一路把我送出城外,到了一个路口,我们俩勒住了马。
“苍龙,你真的不打算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关羽的语气里带着惋惜。
“你知道的,我这辈子只跟过公孙将军一个人。”
“苍龙,你这又是何苦呢?公孙将军已经故去那么多年了。”
“云长,你当年温酒斩华雄,后来又斩颜良诛文丑,名满天下。曹操也待你不薄,表你做了汉寿亭候。你后来为何又要千里走单骑,回到你大哥身边呢?现在刘玄德困守新野一县,兵微将寡,你不也还跟随他吗?”
关羽再不说话。我们又并辔走了数里,他勒住马缰。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这匹马和马上锦囊里的二百两黄金,是我大哥送给你的盘缠,他说军务繁忙,不及相送,还请你见谅。苍龙,后会有期!”
我们相对拱手,心里都升起说不出的相惜之感。
“云长,后会有期!”

关羽拨转马头,那马先是得得小跑,几步之后越跑越快,最后快到四蹄如飞,绿袍红马,片刻就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我这才掉头上路。

由于中原战云密布,离开新野后,我匆匆办完了事,就开始急急忙忙往回赶。我避开了风暴的中心,先往南到南海,再转由交趾、云南,一路总算有惊无险,回到永昌时已经是第二年的初春时节了。中原的消息随后陆续传来,我走后不久,曹操就发兵南下,刘备带着十余万百姓南撤,在当阳被曹操的轻骑追上,几乎全军覆没。幸而关羽的一路无损,保存下来一万余人,加上刘琦的兵马,勉强站住了脚跟。接着诸葛亮说动了孙权,联兵抗曹,在年底的赤壁之战中大败曹军。刘备随后又马不停蹄的攻取了荆南四郡,占据了大半个荆州,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基业。
这几年里,我在永昌过着宁静的生活。我娶了兰儿,生了一个儿子,我给他取名叫李云逸,字龙飞。我的岳父兀突隆也老了,我接掌了他的酒店和客栈,并以此做起了贸易,收购本地的特产,贩往益州和交州两地,又把益州和交州的特产贩回永昌。我的生意做得不小,而且还让很多当地人找到了新的活计,我在永昌的声望也越来越高。
除了打理生意以外,我剩下的时间就是陪着兀突隆和兰儿,一天天的看着云逸长大。这成了我人生中最大的乐趣。我还是会经常想起公孙将军,并且也随时留意着中原的消息。刘备虽然占有了大半个荆州,但地方还是太局促,北方曹操有兵马之强,东方孙权有山河之险,都暂时无计可图。我猜测,刘备的下一个目标会是益州,暗弱的刘璋也绝对不会是枭雄刘备的对手。
果然,又过了几年,汉中的张鲁为了对抗曹操,准备先进攻益州。益州牧刘璋惊慌失措,恳请刘备入川救援,刘备欣然允诺。这个消息传到永昌,不几天,于翁就来找我。他满脸忧色,我迎他进屋,问道:
“于翁,不知你今天来有何见教?”
于翁叹口气,说道:“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吧,刘备入川,益州必有兵火之灾。我怕南中也不能幸免,到时永昌也会遭池鱼之殃啊!”
于翁的想法和我不谋而合,于是我问他:
“那,你有何打算?”
于翁说:“我打算在永昌招兵买马,保境安民。放眼永昌,能够做到这件事的非我们二人莫属。我们二人共散家财,就此起事如何?我年纪也大了,你正当壮年,又是武人出身,在永昌人望又高,不如就你来主事吧!”
我也正有此意,于是想了想就应承下来。我们随即开始扯旗招兵,不出一个月就召集了数千人马。刘璋委任的永昌太守本来就形同虚设,我赶走了他,自称永昌太守,减免赋税以收拢民心,一边发展地方经济一边静观局势的变化。不久后刘备就和刘璋翻脸,开始攻打益州。战事进行了两年多以后,益州基本落入刘备手中,南中除了永昌外也都归属于刘备了。就在这时我收到了刘备的一封信:
“苍龙吾弟:
新野一别,转眼又是六年不见,深为挂念。听说你风采如昔,并在永昌起义兵,保境安民,我很是欣慰。我也自起义兵,解救益州民众于水火之中,幸而老天保佑,将士精勤,如今大功即将告成。苍龙何不就此加入我军,仍旧领永昌太守的职位,继续镇守本境,既享天伦之乐,又保四境平安,不亦乐乎?我这里众人平安,只是二弟甚为想念你。中国战祸未息,不知何日太平,方可再聚?
                                                愚兄玄德 字”
看罢来信,我哈哈大笑。刘备不愧是枭雄,而且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我的半个知己!
这年的十月,刘璋降于刘备,永昌也归附刘备,刘备正式统治了中国的整个西南地区。又过了五年,刘备击破曹操,占据了汉中,正式进位为汉中王,并加封关羽、张飞、赵云、马超、黄忠为五虎上将。
这时的刘备已经是年近六十的人了,大概是感到来日无多吧,他在条件尚不成熟的情况下命令关羽在荆州发动了北伐战。关羽惊人的军事能力又一次显现出来,在手中总共只有三万兵力的情况下,他取得了辉煌的胜利,擒于禁、斩庞德,水淹七军,打得曹操几乎要迁都以避其峰。但他随后遭到了东吴方面和自己手下的接连背叛,一败涂地。219年10月,潇潇的秋雨笼罩着整个荆州,关羽的路在秋雨中走到了尽头。他被东吴俘虏,因拒不投降而被杀害。消息传到永昌,我叫兰儿给我拿来一坛酒,一饮而尽。
“人间五十年,去事恍如梦幻。天下之内,岂有长生不灭者!”美人迟暮,英雄末路,都是最令人感伤而又无可奈何的事情。然而,关羽威震华夏三十余年,自古以来,又有几人能够如此?正如刘备所说的,只要曾经轰轰烈烈,又何必全始全终?
这天晚上,我梦见了关羽。他的身姿挺拔、神情高傲都一如往昔,但两鬓却已斑白。他凝视着我,默默站立良久,任白须在风中飘动。
关羽去世后的次年,霸主曹操也一病而亡。221年,刘备称帝,随后不顾诸葛亮的劝阻起兵伐吴。刘备被人叫了几十年的枭雄,却在最后被性情驱使,出兵为义弟报仇。此举虽然不智之极,却也动人之极,可谓古今以来唯一的、也是最动人的义气。果然不出诸葛亮所料,222年,刘备在彝陵大败于陆逊,次年就病死在白帝城。
刘备死后,我又一次梦见了关羽。他还是那样,默默的站立良久,一句话也没有说。但不过几个月,我又梦见了关羽。这次醒后,我一直心神不宁,觉得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事态的发展很快就证实了我的预感,云南太守雍闿联合蛮王孟获造反,我几乎还来不及得到消息,他们就已经兵临城下。永昌城小墙低,内无粮草,外无援兵,形势危急万分。我不得不登上城墙,亲自和叛军对话。很快,敌阵让出了一条路,蛮王孟获站到了阵前。他一身盔甲,形貌威武,倒也是条好汉。我问他:
“你为什么要造反?”
孟获哈哈大笑道:“南中本来就是我们南人世居之地,哪里说得上造反?自从刘备做了益州牧,加在我们南人身上的赋税就一增再增。如今刘备死了,正是天赐良机,不趁机自立,更待何时?你也是南中的一方豪杰,又何必死守永昌,替刘家卖命呢?”
我摇摇头,“孟获,你不是诸葛亮的对手,你起兵自立,除了徒增杀戮,不会有别的意义!”
孟获冷笑一声:“顽固不化!”
他把手一挥,城下万箭齐发,我措手不及,一箭正中前胸,眼前一黑倒了下去。千军万马的喊杀声震天动地,我却渐渐的听不见了…

我眼前一花,猛然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坐在电脑前。我看了看我的状态,重伤。孟获的象兵狠命的撞击着城门,我把所有的弓箭兵调到城墙上,拼命的放箭,我自己跑到城门口,不停的放火,终于撑满了三十天,敌人退兵了。
我马上开始全力扩军,永昌经过了二十余年的休养生息,不但经济发达,而且人口暴增。不到三个月,我就招募了十万大军,接着开始反攻。226年,我平定了南中,被封为第二军团的都督,总领南中三郡。然后我远道攻取长安,在西北建立了根据地。随后,我和曹军展开了漫长而艰苦的拉锯战。这期间,诸葛亮去世,我把姜维要到了身边,作为大将使用。几年后,我终于消灭了曹军,接着又和东吴毁盟开战。236年,我击破了东吴最后的抵抗,统一了天下。此时,我正在江陵,听到消息后,我跑到江边,望着滔滔的江水发呆。江风呼啸着从我耳边掠过,就如同战场上千军万马的咆哮。我站立良久,脑海里忽然冒出几句诗来:
“匹马青年同皓首,
一枪塞北与江南。
天涯踏尽难回望,
不胜萧萧两鬓寒!”
后两句是为我自己写的,而前两句,宛似为关羽而吟。
不知什么时候,姜维站在了我的身边。
“李将军,现在天下大事已定,不知你有何打算?”
“我想回永昌。”我叹了一口气。
“回永昌?”我的回答显然让姜维大吃一惊,“将军的威望正是如日中天之时,在这个时候回永昌?”
“我对天下之事本来就一点兴趣都没有,之所以会有今天,完全是为了一个故友,不对,应该说是两个…”
“李将军,你真的要回永昌?”
“是的,伯约。”
“李将军,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姜维从怀里拿出一份诏书递给我。
我打开诏书,发现这份诏书是下给姜维的。大意是说我野心勃勃,又功高盖世,恐怕会象当年的董卓一样图谋不轨。但如今天下大事未了,等天下一定,就要姜维相机诛杀我。我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了,自古以来功高震主,加上内有谗臣,不遭忌者几希矣,只是没想到这天来得这么快。
姜维说:“将军起自永昌,不正是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之意吗?李将军,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哪!”
我想了想,对姜维说:
“我还是打算回永昌。伯约,天下大事就交给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转身离开,留下姜维一个人在江边发呆…

                          后记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苦战,我终于把三国十通关了。在三国时代,我选择做一个普通的武人,见证这个时代的英雄们的足迹,见证他们的兴衰成败。可惜这是个游戏,游戏不是人生,游戏给我的目的就是统一天下。最后,我不得不违背了我的初衷。
然而,游戏真的就不是人生吗?…

[ 本帖最后由 东方无翼 于 2006-10-8 13:05 编辑 ]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paladina79

Rank: 2Rank: 2
组别 士兵
级别 在野武将
好贴 1
功绩 5
帖子 49
精华 0 点
现金 6953 通宝
编号 34798
注册 2005-3-17


发表于 2005-8-27 19:12 资料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俺写得很辛苦,喜欢的话请顶一下,表示支持~


推荐贴
顶部
性别:男-离线 我不是迭戈
(狼子★迭戈)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组别 校尉
级别 镇北将军
好贴 1
功绩 40
帖子 3497
精华 0 点
现金 2376 通宝
编号 23525
注册 2004-11-10
来自 ★阿根廷★
家族 轩辕狼党


发表于 2005-8-27 19: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Q Yahoo!
写的太好了,佩服楼主的文笔。。。。。。。
推荐贴
顶部
性别:男-离线 zeroideal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组别 羽林都尉
级别 镇西将军
好贴 1
功绩 104
帖子 3851
精华 0 点
现金 4071 通宝
编号 36223
注册 2005-4-7
家族 轩辕丐帮


发表于 2005-8-27 19:38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不错,
最近三十区很难看到如此好的游戏文章啊,^_^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longo

Rank: 1
组别 百姓
级别 在野武将
功绩 0
帖子 25
精华 0 点
现金 37 通宝
编号 36090
注册 2005-4-6


发表于 2005-8-27 20:53 资料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作平凡人是不错,但是三X毕竟是战略游戏,给平凡人的空间并不是太大,要玩几十年需要毅力。
楼主的文章文采飞扬,不顶一下怎么成?
推荐贴
顶部
性别:男-离线 龙宽九段
(潜水老龙)

白衣伯爵监造使中大夫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组别 白衣卿相
级别 卫将军
好贴 3
功绩 203
帖子 6741
精华 0 点
现金 2524 通宝
编号 109
注册 2004-7-31
来自 天府之国
家族 司徒实业


不错的同人文章,先加蓝,然后准备推荐
推荐贴
顶部
性别:男-离线 生死由命

Rank: 2Rank: 2
组别 百姓
级别 破贼校尉
功绩 1
帖子 87
精华 0 点
现金 50 通宝
编号 45859
注册 2005-8-17


发表于 2005-8-27 23:24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好文~~~
偶一口气看完了~~~
推荐贴
顶部
性别:男-离线 风熏人醉心不醉

Rank: 4
组别 士兵
级别 牙门将军
功绩 6
帖子 569
精华 0 点
现金 6800 通宝
编号 1188
注册 2005-4-28


发表于 2005-8-28 09:50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好文章,先收藏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暗香销魂

Rank: 3Rank: 3Rank: 3
组别 士兵
级别 忠义校尉
功绩 3
帖子 254
精华 0 点
现金 6428 通宝
编号 339
注册 2004-12-14


发表于 2005-8-28 13:57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呵呵,写的很不错啊,支持支持~~~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住持方丈

Rank: 8Rank: 8
组别 校尉
级别 平西将军
功绩 22
帖子 2203
精华 0 点
现金 862 通宝
编号 472893
注册 2012-11-29


发表于 2019-12-29 17:0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写得很辛苦. . .
推荐贴
顶部

正在浏览此帖的会员 - 共 1 人在线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9-27 11:09
苏ICP备11088966号 轩辕春秋 2003-2015 www.xycq.net

Powered by Discuz! 5.0.0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1.27920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轩辕春秋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