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故道永徽】上古三代篇之七 西周礼治, 换个角度,说不一样的历史
性别:未知-离线 永徽散人

Rank: 1
组别 百姓
级别 在野武将
功绩 0
帖子 8
精华 0 点
现金 70 通宝
编号 538978
注册 2019-9-26


发表于 2019-10-28 20:57 资料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故道永徽】上古三代篇之七 西周礼治

       从上章可知,周克殷的牧野大战是以殷军大量倒戈而获胜,所以并没有发生太大的伤亡。朝歌里,也只是纣王在鹿台自焚,烧掉了建筑的一部分,并没有太大的破坏,或者可以说,死的只是纣王和他的宠妃而已。所以,殷商在灭亡时是保存有还算强大的实力的。对于西周而言,这意外减轻了革命的代价,但改朝换代之后却也不可避免地要承受来自前朝遗留势力的巨大压力。

       周克殷,三个字,却是历经三代而成。众所周知的文王打基础、武王打江山,实际上周武王在夺取政权后的第二年就病逝了,刚刚建立的西周政权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当时的继承方式,要么父死子继,要么兄终弟及,都是合法的。周公力推武王之子继位,武王的弟弟管叔等人就不乐意了,于是管叔、蔡叔联合商纣王之子武庚造反,周公又花了三年时间平叛和东征,这场战争的规模比武王伐纣要大得多也艰苦得多,直到这时,西周灭商的事业才最终宣告完成。

       东征的结果,就是消灭了之前一直自立的东方诸侯,在东方大地上直接分封了新的诸侯国,而不再是被迫承认东方自立的诸侯。西周建立了比夏商两代更加紧密的央地关系,可以形容为从“诸侯邦联”跨越到“诸侯联邦”。

       为了稳固统治,周公设计了宗法制和周礼。

       先讲讲宗法制,其内容就不在此介绍了,各位可自行百度,简明易懂,这里只讲讲其意义所在。国家文明的演进,都是从族群发展开始。在早期国家,族权宗统是国家运行的核心。但随着国家不断发展壮大,氏族权力的弊端也很明显,就是很难兼容其他族群势力,不能管理好一个大国。早期单族群国家要崛起为多族群的大国,就必须突破氏族权力的决定性支配。宗法制的意义在于,让王权君统高于族权宗统,不以亲亲害尊尊,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就是君主的长辈、恩人、兄弟,见到君主也要行臣下之礼。君权,即国家权力一旦高于族权,君权才有了普遍的社会基础。而为了这一模式的顺利延续,周公还配套了嫡长子继承制,确立了“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的原则,这对周朝国祚能延续八百年有莫大的意义。

       关于周礼,我们的第一印象都是来自于孔老夫子,夫子是周礼的死忠粉。周公制定的周礼大到王室典仪,小到吃饭睡觉,都规定了详尽繁琐的礼仪程序,可谓面面俱到。按照周公的理想主义,我把人们的生活都规定得这么详细完美,按照这一套周礼去执行,国家必然能大治。但我们翻开历史看看,以周礼治国的西周王朝,经过二百五十余年便宣告亡国,而且经历了第二代周成王、第三代周康王的所谓“成康之治”后,周礼统治就开始出现裂缝。根据《史记•周本纪》记载,第四代周昭王时“王道微缺”,第五代周穆王时“王道衰微”,第七代周懿王时“王室遂衰”,第十代周厉王时已经是“诸侯不朝,国人暴动”,到第十二代周幽王时,王畿被占,国破家亡;第十三代周平王东迁后,周文明全面衰落。也就是说,从周成王开始的十一世周王统治期,周礼顺利运行的只有二世。

       那礼治的失败在哪里呢?其一,是弹性太大,不具备明确的可执行性。其二,是完全依赖道德自觉。其三,是礼仪繁琐,庶民阶层根本无法适用,一直有“礼不下庶人”的无奈,这导致了上层社会和庶民社会的脱节,割裂了周王朝的社会群体。其四,也是最可怕的,就是礼治衍生出来的诛心之论。包括天子在内的所有贵族和庶民,只要言行稍微不符合礼仪,就会被指控为不敬、不诚,天子就是“王道缺失”,贵族就是“非礼之心”,庶人就是“教化无方”。这种诛心之论的可怕之处在于只看心理动机,不论行为效果。礼治的道德境界无疑是最高的,但其可操作性确是最低的。在周代的礼治条件下,一个稍微平庸的天子,就会出现“王道缺失”的社会评价,从而引发重大的政治危机和信任危机。如果客观的评价整个周代的王,其实历代周王可以说在个人素质上都是上乘的,如果放在别的朝代,都会是太平盛世的守成明君。在后世史家的评价中,历代周天子都能很好的恪守周礼和祖宗成法,无疑都是合格的天子。但周朝的社会混乱确是空前的,相比于夏、商两朝在统治低谷之后都能重新振作并再度辉煌,周朝一经衰落就再无全面振兴的可能。
      
       关于周礼,笔者还有一个脑洞。殷商作为兼具耕牧商渔的民族,崇尚神权文化,从出土文物可以看到,殷商的文化水准是很高的,这一点同时期的周是比不上的。殷商出土很多酒器,酒文化是殷商的一大特征,风靡有商一代,以至于西周认为殷商是亡于嗜酒。相比之下,周族是完完全全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耕民族,老实巴交,朴实无华,文化上可能相对简单,酒也只是在祭祀的时候才喝。简而言之,相比于文明灿烂的殷商,周族就是西边山里的一群乡巴佬。当周族进入朝歌的时候,一定惊叹于殷商的灿烂文明。所以周公会思考,西周在很多地方都比不上殷商,甚至会觉得很窝囊。出于自卑者的心理,周公尤其反感殷商的酒文化和神权文化,非常强调节制地饮酒,对鬼神强调敬而远之。既然周能战胜商,周公必须提炼出本族优于殷商的特征。最后,周公提炼出来的周族精神,就是周礼,一套农耕民族的规矩。

       周能战胜商的另一原因就是趁殷商东征而西部防卫空虚时突袭,为了克服这一制度缺陷,西周采用分封制来加强王畿四周的防卫能力,在重要的据点和交通要道分封王室亲属和功臣。这是基于前朝教训的反思,至于结果嘛,读过历史的都懂,不懂的百度也很清晰。

       管见所及,不吝雅正!

作者:永徽




顶部

正在浏览此帖的会员 - 共 1 人在线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1-22 21:36
苏ICP备11088966号 轩辕春秋 2003-2015 www.xycq.net

Powered by Discuz! 5.0.0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1.06080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轩辕春秋 - Archiver - WAP